鹤鸣山下新民村:古风乡俗 留住乡愁
http://www.scol.com.cn(2015/6/9 16:13:03)  四川日报网    编辑:袁敏

  





  千年之前,诗人陆游游至鹤鸣山,被这里的景色吸引,留下了“安得仙翁索米术,一生留此弄寒泉”的诗句。时光流转,如今的鹤鸣山脚,田园美景、古风乡俗依旧。

  2015年3月初,我来到了这个入选第二批四川省传统村落名录的小村庄。它倚鹤鸣山、临斜江河而建,有以胡家院子为代表的传统川西民居建筑12000平方米,村庄内百年以上的桢楠、古柏树众多,民风民俗保留完整。驱车抵达时,正巧明月洒下缕缕银辉,多情地装点着新民村的山山水水。

  月下的新民村像朵洁白的栀子花,空灵静美。新民村于清代自然形成,并与中国道教发源地鹤鸣山遥相呼应,左右群山环抱。北大俞孔坚教授称这种“依山面水,附临平原,左右护山环抱,眼前朝山,案山拱揖相迎”正是中国人思想里最理想的居住模式,包含着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历史智慧。




  在这个依山傍水的平坝上,5个分散的林盘组成了新民村,林盘间是阡陌纵横的田园。每个林盘都是以当地聚居的大姓来命名,村民们也大都是同宗同姓的亲戚。所以,当地流传着“一家有事十家帮”、“家有红白事,九里不烧锅”的习俗。

  和其它中国传统村落一样,村落的核心是宗族祠堂,它是连接家族血脉、传承族群文化的重要载体,新民村的几个宗族大姓过去也都有祠堂。虽然现在祠堂不复存在,但传统村落的宗亲血缘依然以地理名称、乡风民俗等为载体默默传承。

  “村内以清朝中期开始建设的胡家院子聚落为代表的传统川西民居建筑面积达12000平方米,全部传统建筑占村庄建筑总面积的比例为10%。”老乡告诉我,这些老院大部分集中在傅家扁林盘,目前仍然照常使用。在游览中,我还得知,这些保留下来的院落,形制一般是三重龙门加“一正两偏一下”的四合院结构,有的甚至有四重龙门。据说,这种在川西平原的民居中比较少见的多重龙门是为防匪患。

  站在老乡家的两层小楼楼顶望出去,一个四合院连着一个四合院,青瓦房盖绵延成片。几十年过去,这里有的院子已经拆掉,但大部分青瓦老房盖都被保留,新房也几乎都是原址重建,村落的脉络肌理并未改变。脉络肌理最具体的呈现当属村落里纵横交错的小巷子,走进1米多宽的巷子,两旁是间隔或绵延的石砌老院墙,有的呈现出原本的红褐色、灰白色,有的爬满了青苔。围墙内,几丛绿竹、几棵古树生机盎然,有的树枝还调皮地伸到了围墙外。行走其中,颇有几分戴望舒《雨巷》的诗意,也有几分小巷深深的乡野情趣。

  当晚,热情的老乡留我在家中吃饭。此时,圆月正好照在椭圆形的天井之中。仰望碧海蓝天中的玉盘,我不由升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感慨,心中满满的是对传统村落背后人文精神和历史文化的荣耀感。此时,只渴望能在几杯农家米酒下肚后,能与伟大诗人有一次灵魂的对话。

  今夜,月满新民村,在我心里铺满乡愁。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