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53个省级部门晒“三公”账本
    3月19日,省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去年我省省本级财政拨款安排“三公”(因公出国(境)、公务用车、公务接待)经费决算支出7.27亿元,今年安排省本级“三公”经费预算7.26亿元。53个省级部门同时公布了“三公”经费预算,其中包括省政府组成部门22个、直属特设机构1个、直属机构13个、部门管理机构4个。.....[详细]

21个市州全部公开“三公”经费
    继四川省省本级首晒“三公”经费之后,内江、绵阳、成都、德阳、广安、自贡、眉山等市州也相继公开“三公”经费。记者从省政府网站获悉,截至3月23日,21个市州全部公开“三公”经费。.....[详细]

 
 
“三公”经费公开促政府廉洁行政
  由于长期以来计划经济体制遗留下来的行政惯性,数十年来各级政府只有征税、拨款、花钱的行政实践,缺乏公开自己如何花钱、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事办得怎么样的行政理念,不少地方对“三公”经费缺乏科学性、规范性安排,“三公”经费开支过量过分的状况比较严重。

    财政资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它一头连着政府,一头连着百姓。监管和控制包括“三公”经费在内的财政资金是民主财政、公共财政的重要议题,公开“三公”经费实现公众知情权进而实现社会的监督权,也能推动政府将“三公”经费压缩在合理范围内,倒逼政府养成廉洁行政理念。[详细]
“三公”经费开晒

“三公”账本,还需更细化配解读
  首次晒出“三公”账本的四川在省政府官网设置专题将各部门情况汇总,并在首页显要位置推荐,方便查询。此外,各部门采取统一体例,最后附有“三公”经费支出对比表格,有利于做横向比较。但与外界曾诟病部分中央部门“三公”经费支出说明过于笼统、缺乏明细一样,四川的一些部门也未尽阐释透彻之义务,以致大多数人看得并不是很明白。如四川省广电局在“因公出国(境)经费”说明中仅提到,“2011年因公出国境团组4次,出国(境)9人次”,但未详细列明目的国、行程目的和收获成果。林业厅、水利厅、地税局等绝大多数部门均情况类似。

    四川日报网天府论坛网友“南河”同时表示:对这些数据无法发表意见,因为没有独立第三方的核查。[详细]
看不懂的“三公”经费公开

“三公”标准缺失,公开没有意义
  畸高畸低的“三公”经费数字,即便公布也只是相当于数字游戏,没有任何意义。以公务接待为例,中科院2010年的接待费是9995万元,国税总局的日均接待费为180万元,而住建部的公务接待费2010年决算和2011年预算分别仅为26.07万元和13.95万元……同为政府部门,难道不同部门的公务接待,规格相差如此之大?

    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即在于我们没有制定“三公”经费的明确标准,没有标准的约束,各部门想花多少钱就花多少钱,到时只要向大家公布一下即可,即便数亿的“三公”经费,消费时很天经地义,消费后也无法进行问责。[详细]
好沉重的“三公”消费

“三公”经费公开,应继续“向下”
  从不公开到公开,是个不小的进步。从率先公开“三公”账本的诸多中央部门到四川53个省级部门,再到21个市州,都呈现了不少亮点,都应获得掌声。但这仅仅是起点。因为,在“政府部门到底是如何花钱的?”“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这些问题上,相对来说,大多公众更加关心的是与自己息息相关、距离较近的基层政府的“三公”账本,如县级政府、乡镇部门,等等。这就反映了他们的一个期待:“三公”经费公开继续“向下”,继续向基层政府部门深入。

    事实上,早在2010年2月2日,巴中白庙乡就在网上晒出财务支出账本引发公众广泛赞誉,成为中国第一个“全裸”的基层政府。其彰显的意义不应是“孤本”。[详细]
“三公”账本如何晒?

“三公”经费公开,需打破大锅饭
  “三公经费”并非“人头”经费,在任何一个部门和单位,拥有“三公经费”支出权的只有少数人,大多数人都被排斥在外。如果说“三公经费”存在不合理支出部分的话,主要是少数人挥霍浪费掉的,与毫无“三公经费”支出权的大多数基层工作人员是“不搭界”、“不沾边”的。

    因此,将“三公”支出平摊到所有人身上又有何道理呢?“三公”支出多少,虽与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系统的总人数有一定关系,但没有必然联系,并非工作人员越多,“三公”支出就越多。“三公”支出数额,与其工作性质、职能、任务密切相关,而不是与其人数密切相关。[详细]
“三公经费”并非“人头”经费

“三公”经费公开,可以借鉴香港
  目前关于“三公”经费的管理政策、规定等都是粗线条的,缺乏具体的、可操作性的管理办法。我们可以借鉴香港,对“三公”经费的使用制定细化的规定。例如,在香港的一些公职部门,请客吃饭一个客人最多两人作陪,每人的消费额是250港元,有些还要求附上餐费的清单。

    “要控制'三公'经费的使用,完全是做得到的,这视乎党和政府的决心!”只要各级政府制定细化到单位和个人的“三公”经费用途、经费限额、使用权限、违规问责的详细规定,必然会将“三公”经费控制在合理的范围。[详细]
他山之石

 
    “三公”经费公开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探路前行过程中难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要实现公众“知道政府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的目标,需要政府真正拿出勇气决心和创新智慧。同时,要根治“三公顽症”,除了公开,还必须有问责制度的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