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强县VS贫困县,榜单背后的秘密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5/10/10 14:47:18 ) 来源:《新城乡》杂志
 

一个县身兼贫困县和“百强县”固然荒谬,出现这种事情并不让人特别惊讶:对一些地方的当政者来说,“百强县”是面子,是荣誉,是政绩,也是升迁的筹码

  新城乡记者 李宇 苏清涛

  “为何经济强省广东只有一个县上榜?”

  “为何有些明显的‘穷县’却榜上有名?”

  ……

  随着北京中郡县域经济发展研究所(下称中郡所)公布其连续第15次全国“百强县”评选结果后,质疑声一浪高过一浪。即便如此,上榜县对这一榜单仍津津乐道并广泛宣传。

  许多人并不清楚的是,中郡所其实是一家民办非企业单位。在2011年,因将22个国家级贫困县列入百强县名单,它的公信力与资质开始受到大批媒体质疑。

  如此极端现象出现了,为什么还有地方对诸如百强县等各类帽子趋之若鹜,甚至出现集“贫困与富强”于一身的荒唐怪象呢?

  榜单受谁欢迎

  2007年,国家统计局终止了其多年的百强县评比,中郡所迎来了“黄金时代”。

  那年起,中郡所所长刘福刚的“调研”马不停蹄。粗略查询,自2004年至2014年之间,他去过23个县(市),而其中20个地区考察,均出现在2007年后。

  刘福刚所到之处,基本上均由当地副书记、副县(市)长级别的领导带头陪同。如此看重一家民营机构的到访,可以看出地方政府对于百强县评比的重视。

  2008年8月,河南永城开展了“永城距全国百强县有多远”的专题讨论。当时永城排在县域经济发展第124位,与百强县近在咫尺。此次专题讨论会,专门邀请了刘福刚去作报告。第二年,永城就进入了中郡所的百强县名单,排名恰好是第100位。此后至今,永城始终出现在百强县中。

  如果在网上以“县名+百强县”作为组合关键词搜索就会发现,在很多地方领导人的讲话和报告中,“进入百强县”成为考核的一项重要指标,已经上榜的“百强县”则把“进位争先”当做下阶段任务。

  早在2011年百强县名单公布时,就有媒体指出,位居全国百强县第12位、西部百强县第1位的内蒙古准格尔旗竟然还在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中,内蒙古伊金霍洛旗和陕西省府谷县也是“双榜”皆有其名。当年,西部百强县、中部百强县和东北30强县这三个名单中,则包含了更多的国家级贫困县。

  到底该如何看待国家级贫困县入围“百强”?实际上,以煤田著称的府谷2010年的财政收入为63.59亿元,即便与东部沿海地区一些县比,也毫不逊色,其入围“百强”并不让人意外。有学者指出,在讨论这些县该不该入围“百强”之前,有必要先讨论其贫困县资格。

  比起对“进位争先”的渴求,一些地方政府志在进入“贫困县”的榜单更让人匪夷所思。

  最新的“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名单是2012年公布的,共有592个县市入围。其中不少贫困县发布过“特大喜讯”。

  1992年,湖南邵阳县为庆祝成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邵阳县全城放鞭炮,竟致烟花爆竹脱销。

  与邵阳县相邻的另一个县城新邵,在20年后干了类似的事情。2012年1月30日,一则落款为“中共新邵县委、新邵人民政府”的宣传标语:“热烈祝贺新邵县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成为新时期国家扶贫攻坚的主战场”,在各大微博和论坛上疯狂传播,引发网友热议。

  有媒体报道,一位扶贫办主任回忆,当自己所在的湖南新化县被划定“国定贫困县”后,“半夜1点,我冒着鹅毛大雪,跑步一个多小时,回到地下室旅馆,告诉一同驻京活动的副县长。我们俩又高兴又激动,抱头痛哭。”

  “帽子”的含金量

  为什么一些地方政府要不计艰辛给自己戴上“百强县”、“贫困县”、“最具发展潜力县”等等帽子呢?

  一些地方政府削尖脑袋挤进“百强县”的行为,其实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事。百强县给一个地方带来的不仅是面子,还有背后诸多实实在在的利益。一方面,“百强县”的荣耀光环,的确能给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带来帮助,另一方面,长时间以来,地方政府和官员的政绩和各种指标挂钩,并以数字化管理。在加快“做大做强”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各种榜单,既能满足地方政府好大喜功的心理,而主政一方的官员还能藉此赢得政绩。

  不过,东部沿海某省一长期从事招商引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上榜“百强县”,功效或许并没有预期的那么明显。

  “投资者其实仅仅会把百强县榜单当个参考。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同等情况下, 投资环境差不多的两个县,他们可能会选择排名靠前的那个。这个排名靠前,只能让人家第一次接触的意愿强一点。但如果是指望我排名上升了,别人就会来投资,这是不可能的。招商引资,一是拼优惠力度,二是拼政府服务,但往往是那些在排行榜上靠后的地方政府,反而政策力度更大。因此,上百强县榜单,究竟对招商引资有多大影响,很值得商榷。”

  至于上榜百强县与主政官员的仕途之间的关系,东部某省一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人员则认为,“这里面可能存在一种误解。官员升迁,影响它的因素很多,假如某地上榜百强县后官员升迁了,可你根本就无法证明,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着因果关系。”

  一个县身兼贫困县和“百强县”固然荒谬,但在道德底线失守时,出现这种事情并不让人特别惊讶:对一些地方的当政者来说,“百强县”是面子,是荣誉,是政绩,也是升迁的筹码;而“贫困县”这顶帽子,虽然并不光彩,但它意味着财政补贴、税收减免,更意味着可以更加方便地征地卖地。

  实际上,不管是评比“百强县”还是确立“贫困县”,国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先富带动后富,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然而,现在许多地方根本不在乎是否能给百姓带来福祉,急功近利地追逐“帽子”,只会与“共同富裕”的目标渐行渐远。

  我们还需要榜单吗?

  湖北省宜都市公务员李浩还记得,2006年,市政府正式提出“进军全国百强”,然而就在当年9月,国家统计局组织了最后一次百强县评比,便宣告了终结。地方主政者自然将目光转向了中郡所。

  “大家都想进这个榜。”湖北省统计局局长叶青坦言,“湖北省曾连续7年被百强榜剃了光头。”

  当时,大冶、宜都是湖北最有希望的两个县。“激励大冶、宜都等县市率先冲刺全国百强”,甚至被写进2012年湖北省政府工作报告——两个城市开始暗暗使劲,通过各种努力,先后跻身全国百强县。

  “我个人觉得,有一个‘百强县’评比利大于弊,至少可以让县委书记看看,有哪些目标值得他去学习。”叶青说,“‘百强县’由民间机构组织评选也不是不行,反而可以凸显第三方色彩。但评选指标应该继续完善,比如准确说明数据出处,对社会更公开、透明。”

  有学者同意叶青的观点,通过真实的榜单能够让百姓了解到在经济发展中,哪一地区经济发展较快,哪一个地区百姓生活比较富裕,同时从侧面也看到了哪一个地区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谋事干事了,这也是对领导干部政绩的一种褒奖。百强县评比的意义就在这里。

  当前,对百强县榜单权威性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主办方的“民办”身份上。不过,也有评论者甚至政府官员质问:怎么叫“山寨的”?财富、福布斯搞的各种排名,都不是官方的,为什么没人质疑? 即使是官方背景的榜单,就不存在“猫腻”,就能杜绝“花钱买榜”么?

  有学者认为,“民办”并非“百强县”评比乱象的原罪。不过,在从事中国产业集聚研究的学者杨建国看来,当务之急是成立一个全国性的中立的考评表彰委员会,认真制定、规范考评表彰的范围、方法以及奖励措施,考核评比制度必须完善,过程必须透明,体现公平性和可持续性。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