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的门槛,你跨过了没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5/11/5 22:31:44 ) 来源:《新城乡》杂志
 



  究竟要多少资产才敢称自己进入“中产阶层”?标准林林总总,可以比照着一条条“对号入座”。先别着急,中产的衡量体系中,金钱并不是唯一的标准

  新城乡记者 衡洁

  不管你认不认可,中产阶层理应是社会里比较幸福的一群人。他们拥有财富、地位、学识——不太多也不太少,刚刚好的稳定。在理想的橄榄形社会结构里,大量的中产阶层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十六大报告提出,未来若干年在我国要大力发展中等收入阶层。随后推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不论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还是扩大内需刺激消费,都是对中产的政策利好。在中国的增长模式由出口导向转变为国内消费导向时,中产阶层因其在国家发展中占据关键地位,成为了备受重视的中坚力量。

  中产阶层应该是什么样的?你离中产还有多远?

  中产素描

  郭敬明的《小时代》里,有这样一段对中产阶层的描述:“在周日早上差不多8点的时候,顾里就已经起来在浴室涂涂抹抹了。当她把最后一道工序(一种50毫升的液体,在久光百货一楼被标价到1800元的东西)完成后,就穿着Hermes柔软的白色浴袍,坐在她家的客厅里喝咖啡了。”

  英国电视制片人菲•考特•克雷格则在《中产阶级的要素》一书中展示了中产阶层生活的风貌:“真的咖啡战胜了速溶咖啡,不是因为它更好喝,而是因为它会用到更多的器具,而中产阶级珍视器具。至少都有几个咖啡壶、一个咖啡磨豆机、一个咖啡馆式样的咖啡机、几只咖啡杯,抽屉里有几张滤纸。谢天谢地,有聪明人发明了面包机。他们设计时预想的是,消费者购买后只会使用一次,然后就丢在一边,跟果汁机、咖啡机等靠墙摆放在一起。”

  上述文字要么浮夸要么打趣,但共同点出了衡量中产阶层的一个重要要素:经济能力。英文里的中产阶级是middle class,照字面翻译,是“中间阶层”,没有“产”字,但我们沿用的译法,却加了个“产”字,强调了经济或资产的重要性。那么,究竟要多少资产才敢称自己进入了“中产阶层”?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中产阶层被定义为年收入在7250-62500美元(约合5万-42万元人民币)之间。按照统计,目前全国大概68%的城市居民属于这一水平。但这显然与民众的实际感受大相径庭,也难怪网友直呼“拉低了中产的档次”。

  参考国际通行标准,福布斯公布的中产阶层门槛,目前更为大众所接受,这也是流传较为广泛的版本:个人可投资资产在60万人民币至600万人民币之间(约10万美元-100万美元)。其中,个人可投资资产包括个人持有的流动性资产,如现金、存款、股票、基金、债券、保险及其他金融性理财产品,以及个人持有的投资性房产等。

  如果书上面的数字有些抽象,网友们制定出的“民间门槛”则更为直观:必须要在所在的城市拥有一套80平方米以上的无贷款不动产,以及20万元以上的家用车——这是最起码的安全感。至于年收入,15-20万元是一个可供参考的分界线。当然,这是指从职场上用自己的知识和劳动所获取的报酬,并不包括富二代用老爸留给自己的零花钱赚出来的利息。

  此外,还有一个更简单易行的标准:你能不能拿出收入的三分之一进行自由支配消费?比照上述标准,经济上的“对号入座”基本就可完成了。

  精神趣味很重要

  然而,在中产的衡量体系中,金钱并不是唯一标准。

  美国智囊机构文化研究与分析中心的研究员玛格丽特•金认为,收入和财产状况只是定义社会阶级的部分要素。“与人们通常的想法不同,中产阶级是一种思维方式,根植于受到的教育、做决定的能力、向社会上层移动的能力、对未来的信心和自我的决心。”

  换言之,即使你物质上达到了标准,但若精神价值上不达标,很可能会被中产阶层毫不客气地踢到鄙视链的下游——“土豪”阶层。

  由于中产阶层的一个界定要素是“受过良好教育、有稳定可期的职业”,因此,他们的知识水平和经济地位,使得他们有条件具备一定的生活趣味和较为丰富的精神世界。同时,他们所拥有的资源,也使他们能够来推广他们的生活趣味和价值观。

  一篇描述新中产阶层的文章列举出了这样几个特征:中产阶层热爱运动。你可以不打高尔夫,但是至少每周坚持去跑一次步或者游一次泳;不用去登山,但至少可以参加户外徒步,在工作之余近距离体验大自然。他们也热爱时尚,不是提一款限量版的奢侈品包,而是一个干净清爽的发型、健康的肤色以及得体的衣着。他们热爱环保和慈善,小到爱护流浪猫,不乱扔垃圾,减少塑料用品的使用,经济条件使得他们甚至能够自发组织一些小型的慈善活动。

  然而,千万别因此就把中产阶层和“有闲有钱”划上等号。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说,“无论在哪,中产都是很辛苦的阶层,不是个很悠闲的阶层,中产是以勤奋、劳动著名的。”他认为台湾歌手郑智化有一首《中产阶级》的歌很贴切:“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我的床铺很大,我却从没睡好,我害怕过了一夜就被世界遗忘。”换言之,中产就是普通人。

  尤其是中国的中产阶层,还远没达到美国中产“两个孩子一条狗、别墅风衣环球游”的境界。尽管房和车已解决,但子女教育、工作晋升、未来养老等,是中国中产的普遍烦恼。至少在目前,中产的阶层文化尚未成熟。

  北京美兰德信息公司的调查结果显示:约83.7%的受访者认为目前中产还不是中国主流文化的塑造者、引领者,其中28.0%的人认为,目前中产阶层“还没成气候”。

  为什么我们爱中产

  尽管在过去一个世纪中,世界见证了美英等西方国家和日韩等国中产阶层的崛起,“中产阶级国家”也在人口统计学与经济学中被普遍使用,但其政治与文化意义在各国却不尽相同。从社会结构上来说,美国和西方社会的稳定,恰恰源自中产阶层的崛起。欧美民主国家实行政党轮流执政,但在保持政治社会的稳定方面,中产阶层则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中产阶层的庞大也表明社会财富分配的合理和公正性。

  学界普遍认为,“政治后卫,经济前卫”的中产阶层具有拉动消费、推动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经济功能。每每在金融危机过后、经济企稳回升的关键时期,这种功能尤为珍贵。凡是中产阶层弱小、穷人众多的国家,如拉美、非洲,不仅社会不稳定,经济也不稳定。

  “中产阶层意识是最讲究‘理性’的,而‘理性’则是现代社会最重要的特征。在一个社会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生活中,中产阶层的理性常常要通过他们对社会的责任感表现出来。”唐钧这样分析道。

  目前,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共识是,能否形成以中产阶层为主体的“橄榄形”社会结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否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实现高品质民主的前提条件。此外,中产阶层不仅自身相对稳定,还能将这种良好品质传递给下一代。调查表明,“中二代”是世界各发达国家高科技人才的主要来源,而与之对应的富二代,有相当比例只图享受而缺乏进取心。

  如何进一步扩大中产阶层比例?“在收入分配改革中,‘控高’(控制高层收入群体)、‘扩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与‘提低’(提高中低收入者)是不可分割的。”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表示,哑铃形社会结构是异常危险的,而橄榄形社会结构最有助于可持续发展和长治久安。

  在这点上,学界对中国中产规模的提升颇具信心。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教授陆学艺认为,在20年内,中国将变成一个真正的“中产阶层国家”,届时中产将占中国总人口的40%,基本达到西方国家水平。根据两位布鲁金斯学会学者的研究,在2009年,中国仅占全球中产阶层的4%(世界第七大中产阶层国家),但是可能在2020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中产阶层市场”。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