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村,谁来治
  有关数据表明,中国每年有近1500万青壮年人口从农村转移,大量农民工及其家庭的外流,使得乡村治理举步维艰。走的人越来越多,乡村谁来治、怎么治?“现在最麻烦的就是没人肯当村干部,有能力的不愿意干,愿意的又干不下来!”铁炉村村主任周柏谈到农村后备干部问题时,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详细]
·村改社区的治理之道
·在乡村诗意栖居的可行性报告
·“权利的游戏”乡村治理拉锯战
·于建嵘:村民自治不能变成“官员统治”
·国际学校热:新生代家长的“冒险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