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粉明星到粉CP:“关系”比“人”更重要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6/10/23 21:17:02 ) 来源:《新城乡》杂志
 

CP万变,不离其宗,一个“泛CP时代”下你方唱罢我上场的热闹景象,映衬的不过是每个个体的孤独背影

  新城乡记者 龙腾飞

  这边是网友的圈地自萌,那边是当事者的暧昧不语——从日本扩散到全世界的CP概念,正在成为新的文化现象。而CP的内涵外延,也随大众文化的解读和重构,不断延展开来。

  其实,CP万变,不离其宗。大众文化CP热的背后,因为有了利益的推动,CP党才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谁和谁看上去像CP?为什么CP大行其道?一个“泛CP时代”下你方唱罢我上场的热闹景象,映衬的不过是每个个体的孤独背影。

  当我们煞有介事地谈论CP时,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不是肯定或否定的选择题

  拥有强大人气的CP文化,正在成为新的商业增长点。日本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CP党。日本每年出版的相关印刷读物数以万计,其中又以面向女性读者的漫画和小说为主。日本的“腐女”主要是10岁到40岁的女性。其中,中学生、大学生以及收入较高的白领占据大多数。她们或有闲暇时间,或有稳定经济来源,消费得起“腐文化”。

  东京的秋叶原是全世界“腐女宅男”眼中的圣地。当地书店和音像店辟有CP商品专区。CP题材还拓展到广播剧、舞台剧乃至真人秀领域,每年举行的文化活动非常丰富,还有媒体参与投票,选出作品里的“最佳CP”。《日本经济新闻》称,在CP商业化方面,日本是“毫无争议的世界第一”。CP文化已经发展成完整的产业链,每年创造出的衍生品产值至少在数十亿日元。

  互联网是CP文化传播的最佳平台。粉丝在线互动,自媒体推波助澜,都让这种流行文化的传播毫无阻力。在美国加州、马里兰州、密歇根州等地,每年都有CP文化大会。爱好者们创造出大量“同人作品”,组织线下交流。不少人看到商机,主动在文化产品中添加CP人设。国内刑侦小说《余罪》的作者常书欣曾坦言,“现在很多作家在创作时会照顾粉丝的心情,在不影响小说结构的情况下多写一些男角色之间的互动,算是增加一点小说的趣味性吧”。

  CP党大行其道,有赞赏也有反对。比如国内一些网友表示不能理解梗在哪里,“只想好好看一部小说,结果网上到处在聊谁和谁配对。还有人从十几年前的《少年包青天》里硬拽出包拯和展昭的CP组合,真是醉了”。也有声音称“沉迷于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能会使年轻人回避活生生的交往对象”。在韩国,不少社会学者认为CP文化导致年轻人结婚欲望下降,使该国老龄化问题加剧。

  反观CP发源地日本,民众倒是对CP党大多抱有中立态度,不主张加以干涉。一些年轻人表示,只要是在法律框架之内,就应当予以宽容和尊重。不过也有价值观传统的日本人持批评态度,认为CP文艺作品及其商业传播“缺乏思想价值”,会诱发“网络病”等社会问题。日本的社会教育人士担忧,如果中小学生很早就接触这种“非主流感情方式”,不仅不利于社交性格的养成,还将对他们的婚恋观产生负面影响。但总体而言,CP文化在日韩等国已经具备较深厚的土壤,“不是肯定或否定的选择题,而是如何正确应对的问题”。

  孤独是动因

  互联网时代,信息交流的便捷、社交媒体的兴起,大大减少了人们的孤独感。但是互联网并没有一劳永逸地消除我们的孤独,事实是,互联网让我们从很多孤独中解脱,它本身却是另一种孤独的源头。

  麻省理工学院学者特克在他的著作《一起孤独》中指出,和朋友待在一起会孤独。我们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利用更加小巧便捷的设备和技术,来跟他人建立联系,但同时我们前所未有地感觉孤独。人们利用毫无生机的物件,来让自己相信即使感到孤独的时候,也能感到跟大家在一起。

  因此,参与、目击一个“CP”的诞生分享和参与具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性。

  “CP”大多存在于现实世界,或是以“拟人”的形态在现实世界存在,人们追捧CP,仿佛自己也参与了CP关系的缔结和养成。

  正如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世界上也没有一模一样的两种“关系”。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大部分人对参差多态的人兴趣满满,这些人所组成的参差多态的关系——无论已发生的还是未发生的——就更具有吸引力了,何况不少有趣的人物设定,正是在关系中才得以丰满。

  但是,人们从“粉”一个明星,转而去“粉”一对自己也许并未关注的CP,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或许有某些特定的关系模式,莫名戳中了人们的“萌”点——兄弟CP,师徒CP……或者换个概括的方式:救赎性的关系、暧昧不明的关系、相爱相杀的关系——这些极具戏剧性的模式,高度依赖于CP双方的特质,所以用你自己直接替换掉关系中的某一方是行不通的,替换后得到的关系就不再是原来的关系了。你其实是把自己嫁接(而非代入)到关系中,才能顺利地“享用”CP。

  特克指出,有时候你爱上某个身边人,也是因为沉迷于这个人对待你的方式——也就是喜欢你们的关系;甚至仅仅是因为这个人引发了你对某种关系的遐想。

  “关系”比“人”更重要,因为“关系”对你而言更加切近——这就是人们萌CP的真实原因。

  然而,这背后的真相不免让人黯然。对萌CP者来说,其实是真实社会关系在作祟,它明确地印证、宣示了个体孤独的真实和沉重。

  追求“和而不同”

  CP并不是今天的新词,而是古已有之。CP者,搭档、伴侣也。 两人有时是对头,有着“既生瑜何生亮”的意味;有时又是搭档,比双胞胎兄弟还要默契,维持着比哥们更亲密的“Bromance(男漫)关系”。不管是搭档型还是宿敌型,两者心底里都惺惺相惜,总能撩拨起CP党的宠溺心。

  从中国传统文化中,也可以找到CP大热的一些文化因子。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个重要的概念,认为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包含对立和统一。对立是指两种势力、两种因素、两种趋向、两种地位。它们是一正一反互相对立的,但又统一在一起,同时又各向对方转化。中国人际关系学中最讲究“互补”,在婚姻、朋友、生意伙伴等关系中,都乐意选择跟自己“相似又互补”的,这也是如今的CP党心照不宣的标准。追溯起来,中国人其实早就开始萌CP,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其中的“人和”,就道出了成功必须具备的多种要素中,“人”以及“关系”的重要性。

  CP之间,和而不同。

  在里约奥运会的第37次“林李大战”还没开始时,众多看家就已经从两人的相遇时间到对阵结果操碎了心。在所有人看来,林丹和李宗伟都是不世出的天才,巴西媒体把他们称作羽坛的梅西和C罗,武侠小说迷说他们像西门吹雪和叶孤城那一场紫禁之巅的对决,而更多人喜欢用三国里的典故——既生瑜何生亮来形容两人。

  而无所不能的CP党,真的也从两人身上“挖”到了很多巧合的相同点:两人都是天秤男,都酷爱豪车,都是痴情汉,妻子都是羽毛球运动员,相识于十几岁的青葱时候,经过爱情长跑共谱羽坛“神雕侠侣”,两人甚至还都出了书,林丹写了《直到世界尽头》,李宗伟写了《败者为王》,也都是不服输的个性。

  不同的是,林丹是年少成名,19岁不到就登上世界排名第一的宝座。比林丹大一岁的李宗伟却是“大器晚成”,2004年开始在羽坛崭露头角,一直到2006年才登上世界第一的位置。林丹总给人性格火爆的感觉,甚至有时还会有一些情绪化,在打法上有着标志性的速度快、力量十足的劈杀。而看李宗伟打球则更加内敛、沉稳,他反应灵活、防守出色,往往能稳中带攻。但是,也只有李宗伟的胜利让林丹意识到无敌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和而不同”的标准,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国人对CP的理解。流行文化学者程里认为,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不无关系,中国文化认同这个世界有差异,但差异不必然发展为冲突,而是可以“和而解”的。人们认可“左林右李”这对CP,很难说没有国人的传统文化“基因”影响。

  让我们再更进一步。迪士尼电影《疯狂动物城》中,狐兔这种“超现实”的组合,则为CP党们发出了最极致的一个设问:我们能不能和天敌做朋友?

  在这个凡事都要组个CP的时代,有什么不可能呢?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