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也CP:来一场最棒的外交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6/10/23 21:23:09 ) 来源:《新城乡》杂志
 

友城之间不能只想着搞项目、拉投资,为避免朋友圈出现“僵尸友城”,要宽领域、多层次地加强与国际友城间的合作

  新城乡记者 郭剑夫

  在国际政治舞台上,“CP”感也很重要。随着国家和城市在世界舞台上的交集越来越多,国与国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交集自然愈发密集。

  比如巴基斯坦与中国,近期就被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赞誉为“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关系的典范”。CSIS称,两国之间的相互认可度为96%,高居全球榜首。因此,中巴CP也被赞誉为“巴铁”——像钢铁一样坚固牢靠的朋友。

  城市之间也可以组CP,那便是友好城市。

  友好城市在世界上又被称为姐妹城市,主要兴起于二战之后的欧洲。它指一国的城市(或省州、郡县)与另一国相对应的城市(或省州、郡县)结成友好关系,以维护世界和平、增进相互友谊、促进共同发展为目的。

  一段和谐美妙的城市友谊不仅是相互对外交往的渠道,也是吸纳知识、学习经验、服务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交流方式。下面,让我们来盘点数年来著名的友好城市,看看这些城市CP在哪些方面展开了合作,取得了怎样的效果?

  不打不相识

  自1973年天津市与日本神户市结成第一对国际友城至今,中国国际友好城市之路已走过40多年的历程。据中国国际友好城市联合会的统计,截至2016年9月25日,我国有464个城市与五大洲134个国家的1546个城市建立了2340对友好城市(省州)关系。

  那么,这2340对城市CP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

  运动竞技是结交友城最快的方式之一。岳阳市和澳大利亚科克本市的相识便是如此。

  作为中国的“龙舟之乡”,岳阳在1995年举办了第一届世界龙舟锦标赛。当“龙舟之乡”碰上劲敌“龙舟城”科克本市,竞技的火花一触迸发。尽管最后科市赢得了比赛,但可谓“不打不相识”,此后每年的岳阳龙舟节,科克本市都派队参加。两市为促进龙舟运动的向前发展成为了真正的好朋友。1998年11月28日,两城签署了结为友好城市关系协议书,开展了一系列文化、体育、旅游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直到现在友情依然热度不减。

  经济合作则能让彼此得到更多收获。

  1979年5月2日,广州市与日本福冈市签署协议结为友好城市,迄今这里已经与34个城市结好。不间断的高层互访,络绎于途的交流团组,互派留学生与专家,到对方城市举办各种展览会、洽谈会……友城渠道促成了广州发展亟需的大批合作项目:广州交通管制系统是澳大利亚友城新南威尔士州的成果;美国马萨诸塞州参与了广州地铁、新机场等大型项目建设;荷兰乌得勒支省则在市内兴建了多家万客隆仓储商场;而广州地铁的可行性研究,是友城法国里昂市做的。

  “友好城市的发展,反映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和历程。” 中国国际友好城市联合会秘书长李利国说,“无论沿海还是内陆,东部还是西部,如今我国的许多城市都已懂得利用友好城市这一渠道,提高自身的国际化形象,推动产业升级和提升文化软实力。”

  李利国表示,随着我国城市化水平的快速发展,要争取到2020年,我国友好城市数量超过3000对。

  “僵尸友城”

  正当我国友城数量呈现快速增长时,CP指数却日益下降。根据中国国际友好城市联合会2012年的统计,国内交往完全中断的“死亡”友城约占3.4%。此外,还有大量的友城缺乏实质性交往,形同“僵尸”。

  2012年12月,南京官方针对日本名古屋市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宣布暂停与名古屋市官方交往,但这远非友城中断交往的孤例。

  李利国认为,政治因素是中断交往的主要原因。“友好城市虽属民间外交范畴,但却是官方政治的‘试纸’,往往会对政治变化的‘酸碱性’作出敏感反应。”1980年、1984年,北京市先后与美国纽约市、华盛顿结为友好城市,但与这两大城市的友好城市关系因政治原因经历了15年的中断,直到2004年才得以恢复。

  然而,大多数友城中断交往或实质性中断交往是由非政治因素造成的,这些因素更多是交往本身的因素。

  比如河南省洛阳市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王建军就发现,他们与保加利亚的普罗夫迪夫市的联系已很难恢复。中断联系的原因很简单:对方缺少来中国的路费。王建军说,“对方是一座东欧城市,由于经济条件所限,我们多次邀请他们来洛阳,都没有来。”

  根据中国国际友好城市联合会的官方报告,有一些城市的外事部门至今没有专门的友城工作人员,也没有友城工作专项经费,无力落实交流项目。有一些城市从事友城工作的人员更换后,友城工作随之中断。此外,友城双方的合作项目失败也会影响和损害合作基础。

  山东省威海市与8个外国城市结好,但与大多数友城缺乏实质性合作,其中与意大利比拉市的友城交往较为典型。

  比拉市是一座以纺织业为主的城市。刚结好的时候,双方就纺织业进行了一些探讨,但合作的情况并不理想。时任威海市对外友协副会长的于国春表示,“大家当初建立友好城市的时候只有合作的愿望,但没有合作的基础,导致缺少实质性合作。就像谈恋爱为了结婚一样,没有共同的基础,结婚就不行。对方的情况是,这届政府对中国感兴趣,就开展交往。下一届政府对中国不感兴趣了,交往就停止了。”

  此外,重经济、轻文化、轻感情等方面的交流同样制约着友城交往。

  心无界,城无疆

  那么,持续可靠的友城关系应该怎样维系呢?广东省的体会是:找准切入点,对双方都有益处,关系才长久。

  “缔结友城,不能停留在互相接待碰杯,要有实质项目。”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苏才芳表示,十几年前,一心引进外资的广东领导会这样反复叮咛。但如今,实现巨变的广东开始追求品质、人文环境和集约化管理,提法又进了一步:“广东要靠大量的对外交往来提升观念,启迪思路。”

  享有声誉的珠海航展,是珠海市1993年通过友城渠道,从加拿大学习借鉴对方经验后策划而成的。搞项目、拉投资固然重要,但广东人更注重交朋友开拓视野。无论走出去,请进来,他们都念念不忘汲取发达国家城市发展的经验,由此形成好的思路。

  如果友城交往遇到两国关系恶化时期,又当如何维系呢?

  “心无界,城无疆。”横滨市国际交流政策课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相信朴实真挚的交往之道:“以多年来与上海等中国城市建立的友情为基础,坚持不懈地继续都市之间、市民之间的交流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2013年中日关系紧张,赴日中国游客锐减,中日国民相互好感度也降至历史最低。而2013年恰逢上海与横滨缔结友好城市关系40周年,当年,横滨副市长访问上海并与上海副市长举行会谈,出席了由两市市民友好团体主办的交流会。同年11月,根据横滨市民的建议,举行了上海市花白玉兰的植树仪式,两座友好城市的交流即使在两国关系紧张的时刻也持续进行着。

  “为避免朋友圈出现‘僵尸友城’,我们将宽领域、多层次地加强与国际友城间的合作。”四川省外事侨务办主任慕新海指出,“‘十三五’期间四川将与所有友城每年开展至少一次的活动。”在慕新海看来,要让友城交往“活”起来需要双方政府主动出击,共同努力。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