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委会江湖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6/10/23 21:09:37 ) 来源:《新城乡》杂志
 

家委会作为教育的“舶来品”,主要是参与学校管理活动,为学校提供各类服务,为各位家长代言,对学校工作实施有效监督。但在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服务在强化,沟通在进行,但权责的明晰也有待进一步规范

  新城乡实习记者 燕巧

  2016年9月9日下午5点,在成都一家商业银行工作的曾勤准备下班。这天是周五,但曾勤却没法回家。女儿的班上要求办个黑板报,曾勤是家委会成员之一,必须得去。

  曾勤的女儿在成都市高新区一家公立小学读二年级。去年刚入学时,班主任就说了,班级40多位学生,家委会每年需要7位家长,大家轮着来做。一年级的时候,家委会里都是妈妈,今年班主任就鼓励爸爸参加。曾勤想着反正都要轮,干脆报了名。

  家委会是学校家长委员会的简称。2012年教育部下发《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积极推进家委会建设,有条件的公办和民办中小学和幼儿园,都应建立家长委员会,并保障家委会对学校工作实施有效监督。于是,这些年来,家委会和学校之间的爱恨纠缠、融合从未停止过。

  忙不完的家委会

  其实,早在暑假里,曾勤所在家委会的工作就开始了。新学年得买秋季校服,学生们开学等着穿。开学后还得买教材以及教室里需要的班级用品。

  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家长对家委会的工作并不感兴趣,甚至觉得是个负担,但基本最后都表示“为了孩子,硬着头皮上吧”。

  与曾勤不同,陈琳则是主动报名家委会。“家长亲身参与学校的一些工作能让女儿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关心,这能增强女儿的自信心,对女儿的成长也有好处。”陈琳告诉本刊记者,女儿在城西一所小学上学,她从女儿4年级时就开始在班级家委会工作,直到女儿今年6月毕业。

  家委会成员怎么产生的?记者调查发现,在成都等大城市,主要是看家长的时间、教育理念、社会资源和积极性,孩子的成绩并不是先决条件。但对于部分小城市的家委会来说,孩子乖不乖、成绩好不好占很大的比重。“因为这多少能看出家长的素质。”一位老师说。

  “家委会的工作很杂。”陈琳说。班主任不涉及班费的管理,凡是班级用品、教材、校服购买等工作全部是家委会来做。除了这些基本的工作,陈琳有时还会参与一些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比如做海报、视频剪辑等。女儿六年级的时候,陈琳算是忙翻了天,三天两头得往学校里跑。上学期忙着准备秋游,下学期忙着做毕业纪念册,布置毕业典礼。“每件事都很琐碎。比如秋游,先得家长提出介绍和建议,大家一致通过了,然后学校再进行审批,审批通过了之后,再由家委会代表谈费用,费用谈好之后,学校才发通知单给家长。”陈琳回忆说。

  陈琳工作相对清闲,这为她充分参与家委会提供了条件。但对其他工作忙碌的家长来说,家委会成为避之不及的负担。曾勤大学学的是计算机,本期望分得个相对轻松的家委会工作,没想到,被安排做网络管理员的他,经常被学校的事搅得有点手忙脚乱。难怪网上有人调侃:“现在的学校是变相要求一个家长在家全职的节奏啊!”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家委会家长工作的多少以及合作是否顺利跟老师有很大关系。张柏在儿子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进了家委会,工作很愉快,为班上组织的圣诞活动、毕业典礼等很受小朋友的欢迎。加之她外向热心的性格受到班里大多数小朋友的喜爱,有些内向的儿子和同学的关系也因此得到极大的改善。因此,张柏在儿子上初中后她积极申请加入了家委会。但她发现这时的家委会有些变味了:工作多了,老师连调研报告也会甩给家委会写;并总爱在学生和家长中强调某某家委会家长又为学校为班集做了多少贡献。一年后,张柏退出了家委会。

  “潜规则”靠谱吗

  既然家委会有这么多事要做,不参加会怎么样?

  曾勤的话很有代表性:“怎么会真的不做呢,你的小孩还在学校上学呢!不可能站在学校的对立面。”

  家长的资源在一些学校是家委会一条很重要的“潜在”入选条件。记者了解到,虽然没有明说,但学校更倾向于选择那些在所处行业资源丰富、有影响力的家长,因为这样能促成更多的合作。比如,一位做交警的父亲在担任家委会成员的那一年,就“承包”了班级的“安全讲座”“交通演习”等活动。

  于是有人揣测,家委会里会有一些“潜规则”,其成员的孩子会受到学校的特殊照顾。

  对此,陈琳表示“不好说”。她告诉记者一件事:女儿3年级的时候,班上一位家委会成员的孩子就参加了一项智慧成长营活动,但这个信息直到六年级的时候大多数家长才知道。“家委会的人知道信息比普通家长快。那位家长本身也有一些教育资源。”尽管如此,陈琳还是表示理解,“人家为学校作了贡献,享受点优待也在情理之中。”

  张柏对“老师关照家委会成员小孩”一说没多大感觉,自己在儿子小学家委会工作了三年,和老师相处也不错,还被学校评为“优秀家委会成员”,但儿子并没受到老师多大的关照,“到小学毕业也只混了个小队长。”张柏笑着说。

  川大附小东山学校副校长吕江洪表示,所谓“照顾”在实际教育中是无法实现的,“一位老师面对几十个孩子的时候,根本不会想起哪几位是家委会的孩子”。并且,为了避免部分家委会成员通过跟老师建立私人关系而实现“照顾”自己孩子的想法,学校的家委会制度都是实行轮换制。

  家委会在学校有多大的话语权?陈琳表示,很多时候学校还是很重视来自家委会的意见。今年8月,陈琳女儿的初中班开学了,凭借着小学三年的家委会工作经验,陈琳继续在女儿初中班担任着家委会成员,并成为年级代表。这所初中是一所试点中学,实行走班制,而学生上课不固定座位的话很不方便。家委会就提出固定座位的建议,学校很快采纳了。

  但陈琳也谈到,家委会的建议一旦涉及学校要花钱的,就基本不会通过。

  参加家委会时间长了,陈琳也会遇到些“不能理解”的事。

  女儿小学毕业前夕,陈琳接到学校的通知,需要家长买桂花树表示感恩学校。“买树属于学校基础设施建设,照理不应是家长来出这个钱。”陈琳表示困惑。再比如,女儿他们的毕业典礼也是陈琳和一众家委会家长们筹备的,从策划、买鲜花、准备横幅,到学生准备节目,“感觉学校有些缺位”。

  “这主要是沟通的问题。”在吕江洪看来,关于家委会承担的工作内容,不同的学校、甚至同一所学校内的不同班级都是不同的,每个班的班主任有不同的做法,问题的关键是,充分的沟通,很多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立场造成差异

  除了成都市,记者还了解了四川省其他市的家委会情况。泸州市一位教育工作者告诉记者,在他们学校,并没有家委会帮助老师做事这一说,班级事务主要还是班主任负责。而广元市的一位初中老师则表示“学校要和家委会搞好关系,不然它不会帮你说话。”

  家委会是否有规章制度?多位家长表示,学校家委会并没有形成正式的家委会制度。记者在采访中调查了若干所学校的家委会职责,大多是参与学校管理活动,为学校提供各类服务,为各位家长代言,对学校工作实施有效监督。

  相对来说,目前公立学校的家委会还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而在私立学校,家委会则要强势得多。蒋兰是成都城南一所私立幼儿园的园长,她的园内一个班级曾成立过家委会,“但这个家委会基本只提意见,不做事。意见也有待商榷,比如觉得应该要给小孩子多吃肉,似乎不吃肉就是幼儿园亏待孩子了,但实际上应该注意营养均衡,也得多吃蔬菜。”

  “学校和家委会沟通交流过程中,如果不当,家委会可能干预学校正常教学管理。”吕江洪告诉记者。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王东副教授在家委会课题调研中发现,教师和家长对家委会都存在较强期待,但双方的不同立场导致期待存在差异。家长更多地希望家委会帮助自己与学校沟通、做好家庭教育;而教师更倾向于通过家委会开发家长资源、促进学校发展。

  据了解,在一些国家,家长和教师委员会有任免校长、选聘教师的权利。美国的“全国家长教师协会”,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已成为全面维护学生利益的全国性志愿者团体。日本的家委会会员超过1000万人,推动了义务教育及教科书的无偿化,学校保健安全法、学校午餐法等教育立法的制定,在日本战后的一系列教育改革中,家委会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预见,随着越来越多有良好教育理念的家长加入和关注家委会,国内家委会也会慢慢地找到适合中国教育发展的家委会模式,并走向成熟。

  今年9月,园长蒋兰自己的儿子也开始了小学生活。在入学报名的时候,蒋兰看到报名表上看到“你愿意成为班级家委会的一员吗?”

  蒋兰勾选了愿意。(应被采访对象要求,部分人物为化名)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