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横行,今天你萌哪一对?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6/10/23 20:53:06 ) 来源:《新城乡》杂志
 



  抛开美好爱情的外衣,所谓CP其实已经变成了一种充满利益计算的、可重复生产的商品,背后有着明确而强烈功利的动机

  新城乡实习记者 阚莹莹 综合报道

  9月的一天,黄小静半夜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条微信:“CP被拆,生无可恋。”被老妈看到后,差点吓出病来,一问才知,是女儿迷的一对荧幕情侣,有一方正式承认现实恋情,CP梦碎。

  CP是什么?

  这一词最早来源于日本同人圈,日本的同人作者在创作同人作品时,将其作品中存在可能恋爱(情侣)关系的角色配对,称之为Coupling,简称CP。也就是说,最早的CP,指的是腐文化圈中男男间或者女女间的同性爱。发展至今,CP一词早已突破了局限,被广泛运用到了万事万物身上,异性男女、动植物、建筑、品牌,甚至是食物之间,都可以组CP。品牌界的肯德基和麦当劳、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是CP,历史界的曹植和曹丕、和珅和纪晓岚是CP,就连美食界的番茄和鸡蛋、咖啡和方糖、炸鸡和啤酒都被大家给组成了CP。

  一个CP横行的时代已经到来。

  CP粉有多疯狂

  想入门CP界,“萌”和“发糖”是首先要学会的两个词。“萌”,意思是你支持某一对CP;所谓“发糖”,意思就是你支持的CP做出各种有爱的互动,这种互动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体现于细节处。在成为CP界的一员后,你就有了一个光荣的称号——CP粉。顾名思义,CP粉就是某一对CP的粉丝、支持者。

  CP粉最擅长的是什么?用一个CP粉自己的话说,叫做“无所不Y”。YY就是意淫的意思,CP的许多举动,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能被CP粉们脑补出“有爱”互动的蛛丝马迹,连微博语气用词都觉得是萌点。而一部影视剧可能会催生出多对CP,各自的CP粉们因为站队不同,常常打些口水仗,甚至跑到“敌家”微博下去大放酸水也很常见。

  因七年前大火的《仙剑奇侠传三》,胡歌、霍建华组成了“是胡不是霍”之胡霍CP。剧中,胡歌饰演的主角“景天”与霍建华饰演的“徐长卿”惺惺相惜;剧外,当年这两位小鲜肉男演员颜值颇高且没有公开的异性伴侣,于是自然而然被YY(意淫)成了一对CP。前几年,在霍建华主演的某部电视剧热播期间,胡歌发了一条微博:“我爱糖糖也爱华哥,你们到底谁能成全我……”各路迷妹马上摇身一变成红娘,纷纷求助这部电视剧的另一位主演唐嫣“撮合胡霍CP”。在今年的情人节,俩人又推出了“冬季恋哥”时尚大片大肆甜蜜发糖,CP粉们相当给力,上市的6万册杂志很快全部售罄。CP粉们甚至即兴赋诗:天增岁月人增寿,胡胡霍霍到白头。

  这还不算疯狂。TFBOYS是目前国内最火的小鲜肉组合,粉丝们热衷于把三位成员组成不同的CP,也由此分化成了内部众多的CP小团队。由于粉丝年龄比较低龄化,经常是3天一小撕,5天一大撕。去年八月,TFBOYS举行了两周年粉丝见面会,凯源CP粉要求王俊凯和王源合唱,但经纪公司没有满足粉丝的要求,于是CP粉们连续多天刷新事件话题霸占微博热搜,要求经纪公司承认凯源CP,给这对CP一个官方称号。

  更有CP粉,一旦主角二人被证实恋情不实,便到微博或者是其他社交网站大骂另一方“欺骗感情”,从此CP粉转黑。因此有些明星要么不开微博评论,要么完全远离微博。

  人人都爱粉CP

  CP发展到现在,脑洞越来越大。有时两个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人,竟然也被凑成了CP,比如唐僧和孙悟空。唐僧优柔寡断弱不禁风,孙猴子神通广大善恶分明,一个是师傅一个是徒弟,两个人为了西天取经被凑到一起。西天取经路上,二人的师徒情也磕磕绊绊,在《西游记》一百回中,孙猴子一共哭了25次,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三打白骨精被唐僧撵走的那次。悟空心系师傅安危,不忍离去,而唐僧在这时却对悟空没有半分不舍。最后悟空离去,走到半路却“止不住腮边泪垂”。在无人不能组CP的粉丝眼里,能有“襄王有意神女无情”的桥段,肯定得是一对啊!

  师徒能成CP,兄弟未尝不能,曹植曹丕两兄弟算得上一对。

  世人只知曹丕逼其弟曹植作七步诗,感慨二人“相煎何急”;了解《三国演义》的人也知二人曾存在夺嫡之隙,势不两立。却不知两人之间还有旁人无法体会的亲情。

  据《三国志》记载:“黄初六年,帝东征,还过雍丘,幸植宫,增户五百”。说的是黄初六年,曹丕征吴,回来时特地去了一次雍丘城,见了被贬的曹植,还加封了五百户。

  而曹植对曹丕似乎一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眷恋。成语“翩翩公子”来自曹植写给曹丕的诗《离思赋》,其中“翩翩我公子,机巧忽若神”这句尽显曹植对曹丕的赞美。这首诗的序言中写道:“建安十六年,大军西讨马超,太子留监国,植时从焉。意有忆恋,遂作离思赋云。”这是在表达弟弟对哥哥的思念。

  曹丕去世时,曹植听闻,痛哭流涕,完全忘记了昔日曹丕的薄情寡义,反而深情地讴歌曹丕,追念和曹丕在一起的日子。为什么人人都爱粉CP呢?

  消费男色的同性CP是精准直击腐女群体的痛点,并靠着腐女们的强大的传播力,持续热度不减。异性CP同样也有庞大的市场。尤其是明星CP,他们有着超人的颜值、名望和财富,过着普通人难以接触的光鲜生活,自然会引起人们强烈的好奇心。明星炒CP就是抓住了观众的窥私心理,观众之所以会粉一对CP,就是想看看明星谈恋爱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有哪些是普通人做不到的。

  可以说,CP粉是在CP身上投射了自己的情感需求和心理预设。近两年大火的综艺揭秘《我们相爱吧》便是抓住了这一类CP粉的心理,在节目中从各个细节展现一对明星或者素人CP的情感历程:如何从陌生到熟悉,从萌生情愫到逐渐变成“情侣”,甚至是如何处理感情波折。这个过程中,CP粉弥合了自己想要达成的却未被满足的情感诉求,缩小现实与期望值之间的落差,实现自我认同,寄托了对于美好情感的希冀和幻想。

  CP圈钱之道

  在满足现代年青个性情感需求的同时,CP文化正被商业营销充分利用,衍生出各种各样充满利益计算、可重复生产的商品。

  为迎合观众口味、提高收视率,各大综艺、影视作品都在扎堆热捧自家CP。一个节目凑出一对CP感十足的“情侣”,是被验证无数次可以用作收视率保证的“王牌”。而节目组对此或强化或默许的表态,正是看中了CP造话题、提高收视的神奇1+1>2的效应。

  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上从来不缺各路明星们的情感八卦,每当哪个明星被爆出疑似恋情后,网友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好奇、激动,而是深谙其中套路:是不是又有新戏要播了?不仅网友们懂得这背后的玄机,影视剧、电影制作方也懂得在电视剧或者电影播出之前抓住这个卖点,与演员、媒体签订合约,在社交网络上爆出某位演员的恋情以求博观众眼球,提前为电影、电视剧造声势。虽然观众们或许早就明白其中猫腻,但是这一招却被制作方们屡试不爽,总有一些CP粉接招,不仅能顺利提高电视剧的收视率、电影的上座率,还成为了一颗颗推动制作方圈钱的棋子。

  去年一部电视剧《相爱穿梭千年》捧红了一对正经夫妇——井柏然和郑爽。两人正是娱乐圈当红小生/小花,而正当这部剧播出之时,两人在某酒店密会五小时的照片流出,CP粉们更是上演“全员助攻”,在各种社交网络上截图、分析微动作力证两人恋情坐实,堪比“福尔摩斯探案”。虽然最后证实这只是一场炒作,但这不仅让这部电视剧的收视率大增,还顺道让两位明星提高了曝光度。

  其实,从胡歌、霍建华,到李易峰、唐嫣,每有新剧上映,绯闻就满天飞,掀起一波又一波CP热潮。无外乎是背后的公司为了影片的宣传造势,拉CP炒绯闻。

  CP圈钱似乎大有形成产业链之态势。一些综艺节目看中了从影视剧火到现实中的CP,便邀请明星做客综艺节目。湖南卫视在综艺节目《花儿与少年》中便邀请到井柏然和郑爽,极大地满足了CP粉意淫的同时,也提高了这一档综艺节目的收视率。不仅如此,《爸爸去哪儿3》节目组邀请了曾联合出演同志片 《蓝宇》的刘烨胡军两位演员。从两人初见时的冷场到刘烨的踹门而入,为了炒基情博眼球,拍摄组和字幕组拿两个已经成家立业的直男尽情开涮。只是不知,这样的CP圈钱之道,还会走多远?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