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县摘“帽”记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6/12/31 15:01:19 ) 来源:《新城乡》杂志
 

一年时间过去,首批5个脱贫摘帽县能否如期完成摘帽任务?又探索出怎样的摘帽经验?

  新城乡记者 燕巧

  18头小香猪卖了8080元,任和金很高兴,毕竟才养了3个月,就挣到了钱。任和金是四川华蓥市华龙街道石堰墙村的贫困户,早些年在煤矿工作受伤腿留下了残疾,劳动能力不如从前,成了村里的贫困户。但过了今年,他的贫困户身份以及石堰墙的贫困村身份都将改变——脱贫摘帽。

  任和金养的小香猪是和村里养殖大户陈安斌合作的,陈安斌与石堰墙村的107名贫困对象签订了畜禽寄养协议,定期免费将香猪幼崽送到贫困户的家里,香猪3个月出栏时,再上门回购。香猪增重部分按18元/斤的标准作为贫困户收益,每头香猪的收益可以达到350元以上。

  除了养小香猪,任和金还在村里的种植合作社里工作,每个月有2000元的收入。养小香猪、成立合作社、培训贫困户就业,石堰墙村163户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去年脱贫了102户,而今年还将脱贫60户,贫困发生率将降到0.002。按照省确定的贫困村退出标准,石堰墙村今年退出贫困村没有问题。

  石堰墙村的摘“帽”故事,只是今年华蓥市脱贫摘帽工作的一个侧面。

  压力:贫困的“帽”怎么摘

  11月15日中午12时,华蓥市扶贫和移民工作办公室正忙着统计待退出的贫困村的贫困发生率。“茶园村0%,平桥村0%,姚家塝村0.62%……”华蓥今年待退出的6个贫困村的贫困发生率都在3%以下,而华蓥全市的贫困发生率也从3.4%降到1.2%,“摘帽”没问题。

  能顺利摘下贫困的帽子,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但在这一年中,华蓥却一口气也没敢松。

  年初,当华蓥被列为四川省首批脱贫摘帽县之一时,华蓥市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局长邹文波感觉压力很大。

  “华蓥79%的贫困人口生活在地质灾害区、采煤沉陷区、旱山区、渠江洪灾淹没区‘四大特殊贫困类区’,因病因残致贫的贫困户占到了总数的73%。”25个贫困村,3038个贫困户,8570个贫困对象,贫困总量不大,但贫困程度深,这“帽”怎么摘?

  华蓥的办法,是把政策兜底和医疗救助摆在首位。无劳动能力贫困户占大多数,把政策兜底保证到才能实现因病、因残致贫贫困户的“两不愁三保障”。一年以来,华蓥对贫困户低保对象的享受标准调整了3次。在医保方面,华蓥针对低保户、残疾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的大病患者等特殊困难人群,在全市公立医疗机构全面推行“先诊疗、后付费”制度试点。该市贫困对象在县级、乡镇公立医疗机构的住院费用,个人自付比例都控制在7.5%、2.5%以内,并逐步降至“零支付”。

  在离石堰墙村不远的姚家塝村,发展了800亩的花卉产业,天池镇的伍家坳村种植了620亩的清脆李,红岩乡的茶园村种植了300亩银杏,黄桷村种植了1000亩的油樟……在华蓥,每个贫困村都有自己的特色产业。政策兜底在先,发展产业、培训就业是华蓥脱贫摘帽最根本的举措。

  在发展产业过程,华蓥采用了“+贫困户”的模式,把贫困户和农业农头企业、种养大户、专业合作社、集体经济结合起来。贫困户对资金的使用能力有限,自己创收难,但把贫困户“搭售”给大户,产业发展了,贫困户的腰包也鼓了起来。

  2016年,华蓥举全市之力,目前共5428人实现了脱贫,2874名贫困对象实现了就业,贫困发生率降至1.2%。邹文波说,脱贫的5428名贫困对象的人均年收入达到了6100元,远超脱贫标准线3100元。“这说明一年的扶贫工作还是有成效,但我们丝毫不敢松懈,剩下的贫困对象才是脱贫最困难的。摘帽后的工作更加艰难,一要巩固脱贫成果,二要努力让剩下的3132贫困对象脱贫。”

  动力:物质脱贫与精神脱贫并举

  华蓥的脱贫摘帽历程,只是首批脱贫摘帽县的一个缩影。

  2016年初四川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年要实现5个贫困县“摘帽”:广安市广安区、前锋区、华蓥市和南充市南部县、蓬安县。首批脱贫摘帽县全都分布在资源贫乏、人口基数大、人均耕地少的秦巴山区。秦巴山区集革命老区、贫困地区、地震灾区、民族地区、自然灾害易发多发区于一体,贫困人口多,脱贫任务艰巨。

  在广袤的秦巴山区,5个预脱贫摘帽县诉说着各自脱贫摘帽的故事。

  脱贫摘帽,华蓥难在贫困程度深,而在与华蓥相距200公里的国家级贫困县南部县,则难在贫困总量大。要完成“摘帽”这一目标,南部县需要退出60个贫困村,减贫23898人,任务十分艰巨。

  再难也要迎难而上。华蓥有“五小”庭院经济,南部县则大力引导发展有特色的小产业经济。小买卖、小庭院、小养殖、小作坊,被称作南部的“四小工程”。去年,“四小工程”为全县贫困群众增收近2亿元。

  南部县金垭村的富硒产业园就是“四小工程”的典型样本:山上种富硒黄豆、富硒花生,山下则是连片的富硒水稻。但仅仅在一年之前,富硒产业园所在的地方还是荒山。即使现在,土里还能看到不少碎石块。

  通过大力发展“四小工程”“五型经济”,南部县60个待退出的贫困村找到了增收门路。

  脱贫攻坚,产业发展是关键,但脱贫摘帽不仅仅是在物质上脱贫,“四个好”的目标指向,为预摘帽县的脱贫攻坚工作赋予了更丰富、更深层次的含义。

  广安区兴平镇的龙孔村是省定贫困村。以前,该村交通、产业落后,村民的思想更落后。龙孔村党支部书记余海燕说,新形势下怎么扶贫,起初也找不到头绪。在一个多月的入户调研后,她与驻村干部、村支两委成员坐在一起盘算,决定走“党建强村、依法治村、产业富村”的脱贫路子。龙孔村坚持每周一次的村支两委会议制度、在村里大力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积极培养预备党员与后备干部、加强正面宣传与新风塑造……现在,村支两委、党员干部干劲十足、村民观念渐渐转变、致富产业逐渐兴起,龙孔村在脱贫摘帽的路上脚步铿锵。

  潜力:当前与长远相结合

  6月22日,省委书记王东明在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上提出,“5个脱贫摘帽县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作用,以更高的标准谋划推动工作,为全省树旗帜、立标杆。”

  贫困县退出的第一年,首批5个脱贫摘帽县的行动和作为,为我省余下的83个待退出的贫困县积累了经验、树立了标杆,一年时间将要过去,首批脱贫摘帽县的示范作用在哪?

  答案是快、准、实。

  为了保障贫困户的住房安全,华蓥早在10月就已经完成了2016年第一批易地扶贫搬迁119户、危房改造164户、五改三建1213户。同时,也已经启动实施2016年第二批易地扶贫搬迁337户,计划明年脱贫的贫困户在今年12月份就能住上新房子。“与时间赛跑”的观念,几乎贯穿了5个脱贫摘帽县一年的工作。

  除了快,还有准。精准识别贫困人口是精准施策的前提。

  几个月前,在前锋区桂兴镇双村村杨文勇家的院子里,“第一书记”赵德杰和驻村工作组一起,详细了解杨文勇的家庭情况。“我家喂鸡不得行,周围的田土都是别人的,放出去要伤害人家的庄稼;娃儿都出去打工了,我和老伴都有病,搞生产也没得劳动力!”在察看了周围环境、了解杨文勇家的实际情况后,赵德杰和驻村工作组建议杨文勇养殖生猪,并请来村里的农技员,给杨文勇讲授生猪养殖知识。

  精准脱贫,重在落实。蓬安县严格规定,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必须每半月研究1次、每周督办一次,县级联系领导必须每周进村入户一次,乡镇“一把手”必须每周进村入户3次,镇村扶贫干部则必须蹲守在贫困村。

  据记者了解,今年我省首批脱贫摘帽县年度目标任务完成进度均符合预期,脱贫摘帽指日可待。但后续产业怎样持续发展,怎样筑起返贫的防线?多地在一年的摘帽工作过程中,注重当前与长远相结合。华蓥把庭院经济和产业园结合起来,南部县的“四小工程”与产业发展齐头并进,蓬安县实施蔬菜种植、畜禽养殖和劳务经济为贫困户实现短期增收,同时推进产业扶贫“三百工程”……

  瑟瑟冬日,天虽然冷,但任和金的身上却很暖和,他猫着腰,在石堰墙村农业产业园里干得格外卖力。一个个脱贫摘帽的鲜活故事,正在更多的贫困县上演,也为很多像任和金一样的贫困户带去了冬日的暖意。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