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贫2016:首战首胜的四川决心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6/12/31 13:21:36 ) 来源:《新城乡》杂志
 



  面对380万贫困人口的脱贫攻坚战,四川迎难而上。2016年,我省扶贫开发从“两轮驱动”

  全面转入精准扶贫的新阶段,进入扶贫历程中极为重要、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键一年


  新城乡记者 龙腾飞

  去年11月28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要求,并定下了此后脱贫攻坚的时间表、路线图。中西部22个省区市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向中央签署脱贫攻坚责任书。

  这场攻坚战,堪称中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前“最后的战役”,要面对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五年攻坚,开局之年的作为至关重要。

  面对380万贫困人口的脱贫攻坚战,四川迎难而上。2016年,我省确定精准扶贫战略,绘制脱贫摘帽路线图,打出了“3+10”系列脱贫攻坚政策组合拳。全省扶贫开发已从“两轮驱动”全面转入精准扶贫的新阶段,进入扶贫历程中极为重要、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键一年。

  确保首战首胜的“四川方案”

  瞄准“全面消除绝对贫困”核心任务,贯穿“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主线,打出“3+10”扶贫攻坚政策组合拳,指明扶贫攻坚“五个结合”主攻方向,提出实施扶贫攻坚“五个一批”行动计划的消贫路径

  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脱贫攻坚”这一概念,相比“扶贫攻坚”,仅一字之差,但意义重大。

  “扶贫攻坚”是手段导向,与精准扶贫紧密联系;“脱贫攻坚”是目标导向,不仅与精准脱贫,更与全面小康强调“不落下一个民族一个贫困群众”紧密联系。这一字之变,体现了党中央扶贫开发战略思想和精准扶贫的新要求,凸显了目标导向和坚定决心。

  2016年的四川“两会”上,“脱贫攻坚”这一新词,立刻成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热议的关键词之一。

  在时任代省长尹力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脱贫攻坚”被提及7次,并明确提出2016年四川省将全力推进脱贫攻坚,要全年实现105万以上贫困人口脱贫、2350个以上贫困村退出和5个贫困县“摘帽”。

  这是一份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总攻令”。

  以它为统领,省委、省政府在突出工作推进、投入增长、激励约束、考核奖惩等重点领域周密部署。2月份,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正式下发《关于印发17个扶贫专项2016年度工作计划的通知》,这与之前出台的新十年扶贫《纲要》《条例》《决定》和10个扶贫专项方案,共同构成了四川“3+10+N”的脱贫攻坚政策体系。

  这是一张攻城拔寨的“作战图”。

  ——完成建档立卡实施“五个一批”,实施“10个专项方案”推进精准扶贫工程,落实“五个一”帮扶创新社会扶贫,建立“四大机制”“五大平台”健全组织指挥体系。

  ——瞄准“全面消除绝对贫困”核心任务,贯穿“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主线,打出“3+10”扶贫攻坚政策组合拳,指明扶贫攻坚“五个结合”主攻方向,提出实施扶贫攻坚“五个一批”行动计划的消贫路径。

  1月7日,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2016年第一次会议。13个省直部门的17名业务骨干在省扶贫移民局集中办公,成为四川脱贫攻坚的“参谋部、作战室、督查队”。

  背后,是我省以罕见规格成立的脱贫攻坚领导小组。2016年,从省到乡层层建立党政主要负责人任组长的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加强各级扶贫移民机构建设,成立贫困村脱贫攻坚前线指挥部,建立起从省到村的指挥体系。

  打通“滴灌”式扶贫最后一公里的“四川作为”

  紧扣脱贫攻坚选好干部、配强班子,把最优秀的干部人才汇集贫困地区、用到脱贫一线,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坚强组织保证

  打响扶贫攻坚战,四川各级干部“全员皆兵”:一村一个工作队,一户一个脱贫责任人。2016年,四川选派驻村干部3万余人,组建11501个驻村工作组,安排第一书记11501名,动员组织13646个帮扶部门(单位),11501个贫困村全部实现了“五个一”全覆盖。

  干部驻村“一竿子到底”,实现了对贫困人口全覆盖,“滴灌”式扶贫打通最后一公里。

  省畜科院科技人员范景胜就是这三万分之一。2015年9月,范景胜的身份有了转变,由省农业厅派驻到蓬安县杨家镇伏岭村任第一书记。村民们不看好这个来自省城的年轻人,有人说:“村里条件差、生活苦,他顶多报个到、见个面就回去了。”

  范景胜却铁了心要在这里干出个样子。他与村民同吃同住,白天走村串户,摸清贫困户情况,晚上分析贫困原因,思考致富路子,村民由起初的将信将疑,逐渐开始信任这个成都来的“范书记”。

  在伏岭村,“范书记”引导54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通过“寄养”“托养”的方式,解决贫困户缺劳力、无资金的难题。同时,对贫困户进行股权量化,年末按交易量返利并按股分红,让54个贫困户年年增收。

  “选优配强贫困地区干部,在脱贫攻坚第一线考察识别干部,创造了好干部走向基层、好干部出自基层的用人环境。”一年来,更多的像范景胜一样的扶贫干部,用汗水在贫困地区发挥着“酵母”的作用,更有在脱贫攻坚战线上用献血谱写答卷的干部。3月8日,王川、李志强等7名扶贫干部在奔赴交通扶贫的路上因公殉职,用生命呈上了一份鲜红的答卷。

  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脱贫攻坚一线磨炼干部,更造就干部。因为驻村实绩突出,从达州市政协机关下派至万源市铁矿乡泥溪沟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宋原立,由正科级提拔为副县级。

  能者上,庸者下。针对脱贫攻坚需要,我省也建立了容错、激励、能上能下“三项机制”,形成能上能下常态化机制。

  “脱贫攻坚,最重要的是通过外在力量让贫困群众的心热起来,真正树立‘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观念。”为了充分发挥群众的主体作用,我省依托贫困村村级组织活动阵地和远程教育平台开办“农民夜校”,通过“支部+阵地”“党员+群众”等方式加大政策、技能、“双语”、新风尚等培训,教育引导群众主动脱贫、精准脱贫。

  打造民族地区脱贫攻坚、旅游扶贫的“四川模式”

  作为民族地区占全省60%以上面积的省份,四川促进精准脱贫与民族地区县域经济发展有机结合,走出“双轮驱动”的路子

  “确保全面建成小康中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

  5月,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汪洋走进大凉山,调研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工作。调研中,汪洋一针见血地指出,“要着眼长远,破解贫困地区基础设施薄弱、产业贫弱、生态脆弱、社会文化积弱等难题,分阶段、有步骤解决制约民族地区脱贫的顽症痼疾。”

  我省民族地区面积占全省面积的60%以上,实现全面小康的重点和难点在民族地区。在我省大凉山,几乎聚集了所有的贫困因子,是当代中国贫困地区的一个特殊样本;而历史进程的大跨越,让当地少数民族社会结构、文化心理、生活习性跟不上趟,这也是文化穷根的“关键”所在。

  解决大山深处交通等基础设施薄弱的难题,是凉山脱贫攻坚的第一要务。汪洋副总理调研之后,我省出台《大小凉山地区2016-2018年公路水路交通建设推进方案》,推动大小凉山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大跨越。

  坚持扶贫、扶志、扶智三位一体,倡导现代文明理念和生活方式,改变落后风俗习惯,是进一步激发民族地区和各族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海拔3500米的甘孜州道孚县葛卡乡冻坡甲村,是道孚县86个贫困村中的一个。对于桂汉志等驻村干部来说,解决“观念脱贫”就是工作着力点。“法律扶贫”“文化扶贫”“扶贫扶志”等多项活动在冻坡甲村铺展开来。今年,在前后7次村民大会后,202亩地膜油菜在冻坡甲村的土地种下。多年的青稞、土豆第一次被替代。

  我省贫困地区的旅游资源十分丰富,绝大部分旅游资源集中在“四大片区”。旅游资源与贫困地区高度融合,也让旅游扶贫成为四川省脱贫攻坚的重要组成部分。

  仅仅用了一年时间,扼守“康巴第一关”的高寒贫困村——甘孜州俄达门巴村,一跃成为木雅文化藏区旅游的重要目的地。牧民的49套定居房建成为景区别墅,正是得益于 “资源变资产、牧区变景区、村民变股民”的旅游扶贫发展战略。

  今年前三季度,我省“四大片区”共实现旅游总收入2927.75亿元,同比增长20%,占全省旅游经济总量的47.5%。

  凝聚起脱贫攻坚的“四川合力”

  从政府顶层设计到方式方法的不断创新,四川省社会扶贫亮点纷呈,日益成为脱贫攻坚重要突破口

  “举全省之力、集全民之智,不落下一个地区、不落下一个民族、不落下一个人。扶贫济困,我们责无旁贷;全面小康,我们携手前行!”10月17日,全国第三个扶贫日,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全社会发出“倡议书”,号召全社会一起参与四川“扶贫日”系列活动,扶贫济困,奉献爱心。

  多年来,专业、行业、社会的“三驾马车”中,社会扶贫曾是“短板”,但近年来,从定点扶贫到东西扶贫协作,从军队、武警部队扶贫到企业、社会各界伸援手,从政府顶层设计到方式方法的不断创新,四川省社会扶贫亮点纷呈,日益成为脱贫攻坚重要突破口。

  数据显示,2015年扶贫日期间,全省公募活动共募集资金8.8亿元,其中非定向捐赠资金除用于扶贫光明行动外,省扶贫移民局与省教育厅还联合实施了“2016年贫困孤儿爱心行动”,一个个项目的实施,实现扶贫日公募善款的精准投放,让社会大爱落地落实。

  “扶贫日虽然只有一天,但是扶贫日系列活动在今年实现全年化、常态化开展。”省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说。

  “能用众力,则无敌于天下矣”,面对贫困量大、贫困面宽、贫困程度深的现实困难,四川全面动员,加速构建专业、行业、社会扶贫“三位一体”大格局。

  多元化社会扶贫,不仅是传统的“捐款捐物”,四川更注重在“精准”上下功夫。《四川省社会扶贫专项方案》提出,支持民营企业采取PPP模式参与贫困村基础设施建设及公共服务、构建贫困地区扶贫志愿者服务网络等。《方案》还明确要搭建、拓展扶贫公益活动平台,培育打造“互联网+”和“电商扶贫”公益品牌。

  东西扶贫协作,四川亦再谱新的篇章。8月7日-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赴我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考察对接扶贫协作,广东将进一步做好对口凉山州扶贫协作工作。川粤扶贫协作,是脱贫攻坚全国一盘棋、决胜在合力的体现,也必将赋予中国东西部对口帮扶新的内涵。

  省扶贫移民局负责人表示,公众爱心潜力巨大,社会扶贫未来可期,将成脱贫攻坚重要突破口。

  在全国扶贫日的不到一个月后,“85后”村官、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支部书记李君站上了西博会的电商创业项目路演讲台,向全世界讲述岫云村的“扶贫餐厅”。他没想到,岫云村电商扶贫创业项目现场引来在场10家机构8家举牌。一年多来,正是借助“远山结亲•以购代捐”的扶贫新模式,李君成功破解了山区小农经济发展难题。如今,李君的餐厅已与苍溪53个村的1200余户农户签订了供销合同,小小的扶贫餐厅,已成为爱心扶贫的大平台。“岫云村受到社会各界关注,摘掉了贫困的帽子,全省更多偏远无名的贫困村应该被发现,成为社会爱心汇聚的终端。”李君这样希望。



编辑:余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