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电商的热与卖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7/12/12 18:13:03 ) 来源:《新城乡》杂志
 


伴随着“触角”向贫困地区的延伸,农村电商正成为贫困地区减贫脱贫的重要手段

新城乡记者 郭剑夫

  今年2月26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带领集团高层出现在成都。这是马云第八次“四川行”。近年来,阿里巴巴与四川互动频繁,在川投资总额已超过30亿元。马云表示,未来30年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都将冲击很多行业,阿里巴巴希望通过发展农村电商,全面参与四川的扶贫工作,推动四川发展。

  被互联网拉平的四川盆地,农村电商正加速奔跑。2016年四川省农村网络零售额超过400亿元,居全国第四位。截至2016年,四川省共创建37个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为全国之最。与此同时,四川也正以多种形式放活土地经营权、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吸引工商资本和各类人才到农村创业发展。

  今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四川省委一号文件先后提出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在具体举措中,农村电商被认为是重要抓手。农村电商为我省农业发展带来了哪些新动能,又将为农业供给侧改革带来哪些新变化?

“触电”两年 示范效应显著

  3.1亿元——这一数字是2016年上半年仁寿县电子商务交易额,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40%。乘着电商“风口”,千千万万的当地农民得到了实惠。

  仁寿县飞跃果业专业合作社徐友坤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依托京东枇杷节,他们的枇杷每斤卖到了21元,比以前商贩给的价格多了近一倍,户均收入12万元。在电商的推动下,徐友坤借此摆脱了贫困。

  不止是仁寿。2016年四川农村网络零售额超过400亿元,居全国第四位,占全省网络零售总额的比重提升到16%;创建了37个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为全国之最。

  示范的成效是显著的。在成都,蒲江县的“互联网+农产品”模式受到了商务部的充分肯定;简阳市大力推进“一中心二基地二平台”农村电商发展战略,有效拓宽了本土农产品销售渠道;金堂县创新性地推动“寻农集”电商精准扶贫,优化了县域电子商务发展生态环境,县域电商得到蓬勃发展。  

  从田间到餐桌,依托大物流,农产品电商的“最后一公里”难题也在逐渐被破解。以内贸流通体制发展改革综合试点为契机,成都建设了100个社区生鲜农产品电商配送示范点,并以此为基础,快速推动全市3000个社区配送终端点的建设;仁寿县政府和京东联手,签约文宫枇杷产业基地为京东直供基地,并与当地电商服务平台、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合作,实现了“36小时送达”。

  农村电商的兴起,也让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回到家乡,活跃于电商平台的线上线下。以青川为例,2016年青川县电子商务直接从业人员就超过1000人,直接带动农户18000余户,为11000余人提供了就业岗位,户均增收近6000元。

  广元青川电商产业园公开课讲师、西安培华学院传媒学院特聘讲师史新国表示,尽管四川已走出了像赵海伶、王淑娟这样的农村青年电商创业明星,但大部分青年仍在产品推广和市场争夺阶段艰苦摸索。因此,如何通过抱团发展,形成区域品牌和典型示范,应该是农村青年电商创业的重点关注方向。
        
依托扶贫“风口”补短板

  伴随着“触角”向贫困地区的延伸,农村电商正成为贫困地区减贫脱贫的重要手段。一个电商达人,往往就能带动一方经济,帮助乡亲增加收入。

  不久前,南充市仪陇县日兴镇农户周光华参与了企业养殖计划,有了电商销路,一年养殖20头牛,他的年收入从2015年的1680元激增到2016年的73600元;铁山村12户贫困户参与当地“挖藕节”,通过在电商平台上卖藕,一天的收入达到五万元;邮政公司与武棚乡火龙果种植合作社签订扩产订销协议,3天时间销售5万斤火龙果,实现销售收入140余万元……

  仪陇县只是我省电商扶贫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我省着力构建电商精准扶贫新机制,通过示范引领,产业带动,电商脱贫的成效已经初步显现。

  省商务厅电商扶贫处副处长蒋波介绍,在电商扶贫模式上,仪陇、邻水、盐源、青川等地探索“电商+产业基地”“电商+龙头企业”“电商+贫困户”等新模式,通过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种养大户触网上线,推动农村田园文化、旅游资源及服务产品电商化,培育壮大了一批农业示范企业。“渠县柑橘”“松潘藏香猪”“马边绿茶”“理县车厘子”等一批线上品牌脱颖而出,有力地促进了贫困地区农业生产、加工、流通、服务等各环节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然而,电商扶贫不仅仅是在网上卖特产,网购拉近了供需两侧的距离,也对供给侧的品种、品质、品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政府、企业、农户三方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为健全电商扶贫服务支撑体系,四川还不断强化财税、金融、人才、土地等农村电商政策协同。首创“财银联动”融资模式,设立电子商务发展基金和电商扶贫基金,创新探索电商“闭环”融资模式,重点支持“快递下乡”与农产品进城。

  企业一端,阿里、京东、苏宁等知名电商平台正加快建设县、乡、村三级电商公共服务体系。在贫困村建立一批电商服务配送站点,整合缴费支付、代买代卖、取送货品、农村创业以及本地生活服务等功能。据省商务厅的数据显示,到2016年底,贫困地区已建成县级电商物流配送中心16个,镇乡电商配送站339个,村级电商配送点1292个。

  进入2017年,四川电商扶贫仍在发力。3月10日召开的“农村电商+精准扶贫”现场会提出,今年四川将新建15个省级电商脱贫奔康示范县,培养电商精准扶持贫困人口1.5万人次,力争在“十三五”时期,全省农村电商交易额年均增幅超过20%;到2020年,农村电商在全省网络零售额中占比达到30%,贫困地区电商服务基本实现全覆盖。
  
农村电商别只盯着“土特产”

  在蓬勃发展的农村电商背后,一些逐渐显现的短板和问题也亟待解决。

  乐山沐川县的贫困户赵蝶近年来一直在农村淘宝上卖土鸡。然而今年3月,她在自己的公众号上突然表示自己将退出农村淘宝。

  赵蝶说,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的概念已逐渐注入到新农村的建设中,农村电商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土特产“买卖经”,电商对生活习惯的变革也在农村逐渐显现。但是在如何将农产品卖给城市居民这件事上,电商平台少了一些实招。目前,赵蝶正在筹备自己的土鸡农家餐馆,打算4月就在大众点评网和美团网上注册登记。
 
  这背后显现的,是农村电商结构和农产品质量的隐忧。据四川省电子商务大数据中心监测显示,2016年上半年,四川网店的活跃度仅有34.67%。也就是说,正常运营的网店不到4成,甚至不少网店销售业绩为零。由于没有品牌,一些农村网店易陷入低价竞争。如“攀枝花芒果”,有1200多家网店卖此类产品,甚至是10家店铺10个价。“青川木耳”,情况相似。

  农村电商卖什么?同样应该打开思路。提起农村电商,我们第一印象是土鸡蛋、牛肉干还有车厘子,但其实并非如此。

  统计显示,2016年前7月,在四川省贫困县网络零售额排名中九寨沟县跃居第一。为什么?发达的旅游业,带动了网络销售。2016年前9月,四川贫困县电商零售额为103亿元。而103亿元里面,农产品只占20%,80%来自服务业,其中亮点是旅游和餐饮。这说明,服务业已成为四川农村电商的主力。

  农业供给侧改革为农村电商结构调整带来了新的方向,多样化的探索正在各个电商县展开。

  针对无产品可卖的问题,广安区、南部县积极引入产业,统一提供技术、统一包购,并用确立标杆户、示范带动的办法,从源头控制产品质量、树立品牌;

  针对产品“小散弱”、品质不高的问题,四川开元集团以发展化肥会员为切入口,积极推动农资下乡,探索运用大数据的电商精准扶贫之道,并推动建设农产品O2O体验店,试图破解生鲜电商高损耗、体验难等难题;

  针对农村电商人才短缺的问题,共青团四川省委正牵头多个部门,组织在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大学生村官、“三支一扶” 志愿服务等项目中,开设电商人才专项,引导电商及相关专业的大学生、高职毕业生到基层一线参与电商工作……

  此外,农村电商最薄弱的物流环节也将破题,省商务厅表示,目前全省正积极推进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建设,还将在今年打造5个跨境电商示范基地,并制定一系列自贸区跨境电商便利化政策。未来,广大农村地区也能和城里人一样,享受到“海淘”的好处。



编辑:何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