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小镇”转身“创客天堂”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7/12/13 14:26:07 ) 来源:《新城乡》杂志
 

作为代表青年力量的最佳词语,“菁蓉小镇”逐渐取代“德源新城”走进大众的视野

新城乡记者 蒲仕明

从行政上而言,“菁蓉小镇”并不是一个镇,而是位于成都市郫都区德源镇的一个区域:德源新城。据德源镇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直言:“菁蓉小镇的成功,始于德源新城运行的失败。”

前世:空心之叹

谈起德源新城,富士康项目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2009年10月16日,四川和富士康集团签署协议,预计投资10亿美元在成都高新西区建设成都产业基地,与之毗邻的德源镇开始承担起富士康员工配套生活区的重任。“人口航母”富士康的到来,使得这个城镇人口不足3000人的小镇命运被改写。“当时的招工传单上宣称,需要40万产业工人,保守估计,德源的GDP至少会被推高3个百分点。”上述政府官员回忆说。

2010年8月,德源新城启动建设,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规划总用地约8平方公里,其中富士康生活配套区规划2平方公里,配套产业发展区规划6平方公里。郫县(现郫都区)重大产业项目社区管理办公室数据显示:截止2012年7月,德源新城已建成11个富士康员工社区,其中有8个已投入使用,入住员工4.2万人。德源已经成为常住人口8万人、流动人口20万人的现代新城,城市面积从0.5平方公里扩大到了2平方公里。为了让“新城永固”,德源新城甚至引入了石室中学,按照规划,德源新城将“加快建设成一座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智能、科技、环保、宜居、宜业的现代新城” 。

2012年被经济学家认为是“金融危机后最艰难的一年”。到了下半年,德源新城风云突变。“2013年春节过后,富士康的生活区突然少了很多人。”在德源镇经营一家超市的李老板告诉记者,“富士康生活区原来说修11个,但建成8个之后,一直没有继续开工的迹象。”德源镇政府的官方数据验证了他的直觉,2015年年初,保留下来的富士康员工社区仅剩1个,只有3800多名富士康员工居住其中,有120万平方米的闲置房源。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德源新城,在热闹了一阵之后突然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心小镇”。据“创业天府·郫县行动计划”领导小组有关人士说,德源新城原本规划入住20万人,但实际一直没有达到这个数据,而且先前入住的员工也搬到富士康位于高新西区的宿舍楼去了。

德源新城被闲置,剩下的是居民们的叹息。德源镇12个建制村,因德源新城建设而被拆迁安置9个。“拆迁的时候,大家都很支持,因为对未来充满信心。”镇上一名环卫工表示,那段时间就感觉像做了一场梦,“拆迁了,安置了……人来了,大家都很高兴,感觉生活很有希望;后来人走了,一下子又很怀念以前的生活。”

今生:创客天堂

转机发生在2014年9月。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当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公开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双创”一词由此开始走红。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双创”再次吸引了人们的注意。随后,一系列具体的政策接连出台。

德源新城跑到了政策前面。2015年1月,德源新城就开始着手研究如何涅槃。很快,24万平方米布谷鸟创业公社概念出炉,已经闲置了很久的富士康生活区等待着新的主人。

有了基本的理念,有了政策的配套,也有了房子,但人从哪里来?“以德源新城为圆心,先画一个半径15公里的圆圈,看看会发生什么?”菁蓉小镇创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如此说道。“高校”二字很快进入他们视野。

德源新城地处郫都区和温江区之间的中点,而两者正是成都“塔尖高校”最大的聚集区。电子科技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四川农业大学……各大高校就像是一颗颗明珠,次第镶嵌在德源新城的四周。德源新城可以依托这些高校引进人才。

人才来源解决了,但郫都区决心在更大范围内将德源新城规划建设成为“创客小镇”。2015年,郫县组建7个专业招商小组,从全国引进培育新型孵化器,强势吸引大数据产业项目聚集。截至2015年年底,共引进光谷咖啡、成创空间、西华科技园、“三创谷”等新型孵化器15家、创业项目812个。在打造菁蓉小镇的过程中,政府高度重视市场的价值,最初由政府组织的领导小组负责搭台,随后引进孵化器与领导小组一起运作。2017年3月27日,成都创新创业示范基地党工委(管委会)在菁蓉小镇揭牌成立,管委会开始退至幕后,从事管理服务工作,完全由孵化器运营。

截至2017年5月,菁蓉小镇的孵化器已经达到40家。创客来到菁蓉小镇,是采用市场化的模式与孵化器合作。这符合创业的逻辑,如果一直依赖政府的扶持,盛开的也只能是温室里的花朵,成为经不起市场考验的“虚假繁荣”,这也是菁蓉小镇一直所警惕的。

作为代表青年力量的最佳词语,“菁蓉小镇”逐渐取代“德源新城”走进大众的视野,“空心小镇”转身“创客天堂”。2016年4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考察成都菁蓉小镇时盛赞,“空置宿舍巧变创客空间,好比新经济借壳传统产业‘上市’。”

未来:希冀与焦虑

菁蓉小镇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没有人能预知菁蓉小镇的未来,就像当初富士康一样。每年都有很多人怀揣着梦想而来,但也有不少人失望离开。”在菁蓉小镇的光谷创业咖啡,来自电子科技大学的创业者李威望着不远处的农田,像是一个诗人,“创业本就是高风险的选择……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宴宾客,眼见它楼塌了。”

在菁蓉小镇的创业者身上,能真切地感受到他们的希冀,但也能清晰地触摸到他们的焦虑。四川农业大学在读研究生金柳,一个干练的女孩,她持有的自发热沼气专利技术已经颇有市场。但她仍然在思考,“对于初期创业者而言,政策和氛围的影响很大,但对于正在走向蝶变和成熟的企业来说,所需要的可能远远不是创客孵化器所能解决的。”

“菁蓉”指代年轻人,初出茅庐,朝气蓬勃,“菁蓉小镇”也处于初创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郫都区正在大力引进超级企业或独角兽公司入驻菁蓉小镇,包括韩企服务专区、诺基亚全球研发中心大数据无人机等重大项目,力图在电子信息、节能环保、新材料等行业取得进步。但这也引起了“天使创客”的担忧,李威说:“小镇越来越大,巨头越来越多,成本越来越高。会不会像如今的中关村一般,让没钱没资源的初始创业者逃离菁蓉小镇?”

实际上,菁蓉小镇的管理部门也感受到了来自“初期创客”的压力。“我们在不断招聘服务人员和团队,希望更具有创新化和国际化的视野,才能真正做到对创客‘扶上马,送一程’,但目前来看并不理想。”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诚,“我们始终坚持的一点是:创业者最终还是要走向市场。肯定会有人离开菁蓉小镇,或许是因为创业失败而离开,或许是因为创业成功而走向更大的平台。‘菁蓉’本身就是一个象征,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李威为化名)



编辑:何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