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成了香饽饽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7/12/13 14:24:27 ) 来源:《新城乡》杂志
 


特色小镇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在全国蔓延开来,逐渐成为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新城乡记者 衡洁

7月27日,住建部公示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名单,本次一共公示276个小镇。这是全国特色小镇继2016年10月公布首批127个名单后的又一次扩容。对比第一批特色小镇,第二批特色小镇不仅数量翻番,推荐的要求也更为严格。

中国的特色小镇,肇源于浙江,壮大于长三角。乌镇互联网小镇、梦想小镇、云栖小镇等榜样的成功,让人们看到了其模式的优越性,从而在2016年得到了全国性的推崇。近一年来,关于特色小镇的论坛在全国各地召开。7月20日,特色小镇国际研讨会在成都召开,来自住建部、国家发改委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的专家、四川各地特色小镇的代表人共同探讨了当下特色小镇的建设问题。

如今,特色小镇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在全国蔓延开来,逐渐成为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城镇化的客观需求

“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经济竞争力常常不取决于宏观的数据,而决定于地理上不起眼的‘马赛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非常认同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波特在《国家竞争力》中,对由企业集群形成的特色小镇的判断。

他这样阐释对特色小镇的理解:农耕时代,“小镇+‘一村一品’”是1.0版本,小镇为周边的农村、农业、农民服务;改革开放后,“小镇+企业集群”是2.0版本,带来了集群家庭作坊,产生了人与人之间专业化分工合作的高效率生产体系;3.0版本是“小镇+旅游休闲”的模式,过去未被开发的古建筑与文化成为3.0版本的重心;而“小镇+新经济体”的4.0版本,则被寄予新经济发展的厚望,能借助互联网和城市创新体系融入全球价值链。

从世界城镇化发展规律看,当城镇化率达到75%时,也是城镇化发展重点从数量提高向质量转移的关键阶段。业内人士认为,“特色小镇”就是提质的关键。

2014年10月,时任浙江省省长的李强参观了阿里云负责人操盘的云栖小镇,首次在浙江公开提起特色小镇这个想法。到2015年1月浙江省两会时,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了要规划建设一批特色小镇。此后不久,特色小镇建设迅速上升为一项国家重要的工作,中央政府要求2020年前在全国范围内建设1000个特色小镇。于是,住建部、发改委和财政部着手设立国家级特色小镇,各省市自治区也启动了特色小镇的申报。

在国家发改委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看来,这是当下城镇化发展的一次反思:“我们在口号、方针上从来没有忽视过小城镇,但在实际资源配置时却把它们给舍到一边了。”

国家层面的考量

按照官方描述,特色小镇是一个面积在3平方公里左右,“相对独立于市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资源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平台”。

有专家认为,特色小镇的提出,实际上是中央对当前城市化发展路径提出了一种新的战略性选择。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反复强调,城镇化建设中,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李铁表示,“我们的城市发展过多地注重现代化,但是真正给我们留下记忆的不见得是大城市的核心地区,可能这些小城镇、特色镇,具有更丰富的文化特性和历史传承。”

这正是国家层面决心大力推进特色小镇建设的动因之一。大城市发展过快,城市病蔓延,交通拥堵问题、房价问题、雾霾问题以及各种基础设施的供给问题,使得人们对大城市的管理有点力不从心。

综观全世界新兴产业的发展,在近几十年并不都是在特大城市中出现的,微软是在小镇,硅谷也不在城市中心区。由于城市成本过高,会使大量的创业人口流动到周边相对成本低的地方去寻求发展机会。多位被访专家表示,创业选择成本洼地,是特色小镇形成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

也有专家表示,创建特色小镇,是当前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有效尝试,有利于促进大、中、小城市的协调发展,是实现产业扶贫的有效路径,更是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的重大战略选择。

此外,当前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下滑。在消费和进出口短期难以有效改观的情况下,要发挥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长期以来,小城镇是投资的薄弱环节,但发展的潜力和空间巨大。把建设特色小镇作为新一轮投资的重点,以稳增长和调结构,是一种目前看来可行的探索。

“按照市场规律,发现和引导这些特色小镇发展,为实体经济注入新的活力,这是我们城镇化的一种新的未来和格局。所以特色小镇的提出在中国城镇化发展进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李铁说。

地方政府的动力

建设特色小镇,如今在全国成为热潮。“浙江接待1000多批特色小镇考察团”“已有26个省份争相申报特色小镇”……特色小镇俨然成为被竞相追逐的新风口。实际上,倒退几年,基层政府对特色小镇这件事并不感冒。由于建小镇不像工业园那样能马上拿到地,有些基层政府一开始并没太大动力。

对乡镇基层官员来讲,申报特色小镇,像一道有点晦涩的命题作文,它不像产业新城那样简单,一听就能明白要往筐里面塞什么。

直到2015年,浙江省拿出土地财政支持政策,特色小镇对地方政府的吸引力一下子提升了上来——只要成功挤进特色小镇,并完成年度规划任务,浙江省就会按当地实际使用土地指标的情况提供50%至60%的指标奖励。而由特色小镇建设新增财政收入上交到省财政的部分,也将返还前3年的全额和后2年的一半给当地财政。

在土地指标的推动下,很多小镇将过去几年所做的事情一股脑儿丢进了规划,然后扣上了一个特色小镇的大帽子。

这引起了业内人士的警觉。“我经常给他们吹冷风,你别看杭州‘基金小镇’上得那么快,但就是浙江能搞一个,其它地方,没有那么大民营经济支撑,可能一个都是多余的。我听说一个城市,要搞三个基金小镇,一听就傻了,完全是脱离实际。”仇保兴说,在他看来,应该淡化政府的作用。

目前,各省都在不同程度地力推特色小镇培育和建设,而在县级层面,据说特色小镇已经成为县委书记一把手来主抓的重要工作。如何建设好特色小镇,还是一个需要理性探索的战略性课题。



编辑:何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