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的代际“交战”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7/12/13 15:11:27 ) 来源:《新城乡》杂志
 


“父母命不可违”的中国传统观念在某些老人身上根深蒂固,传统下的父母威权意识使带娃冲突成为了一个难解之结

本刊记者 何文

祖父母帮子女带娃的现象并非中国特有。在德国,超过一半的年轻父母必须定期拜托祖父母帮忙照顾孩子,英国也有愈来愈多的祖父母要帮忙照顾孙子女,英国政府还因此推出“祖父母照顾孙辈可享带薪假”的新计划。但相较这些国家,在带娃问题上,我国的年轻父母与祖父母之间的矛盾更为突出。究其原因,除了双方育儿观念的差异外,还有“父母命不可违”的传统观念在某些老人身上根深蒂固,由此引发的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矛盾就变得难以沟通了。

父母驾到

听到周遭的朋友不断吐槽因为育儿问题跟长辈闹得各种不愉快,李晓暗暗下定了决心,生了孩子一定要自己带。

但事与愿违。产假结束回到单位不久,李晓负责了一个重大项目的前期设计工作,这个项目一旦成功,她可能得到她向往已久的一个管理职位。在李晓上班的那家外资企业,名校毕业生济济,让二本毕业的她常感压力山大,因此工作上也格外努力。她很清楚,这次机会千载难逢,错过就不会再来了。

李晓的父母两年前从公务员岗位上退了下来,在老家重庆过着悠闲生活。听李晓说到项目的事情,夫妻俩就提出过来给她带孩子,免得因为孩子影响了她近在咫尺的前程。虽然有点心动,但朋友们的前车之鉴还是让李晓婉拒了父母的提议,“没事的,有月嫂呢。月嫂都很有经验的,你们就放心好了。”李晓对自己请的月嫂很放心。一是自己请月嫂的渠道很正规,二是也是有证的金牌月嫂,他们也已经和月嫂相处几个月了,对孩子一直挺好的。

但信任很快就被打破。一次偶然早归,李晓看到月嫂用没有清洗过的奶瓶给孩子兑奶。然后月嫂被迅速辞退,怒火中烧的李晓接来了父母。“除了父母,没有人可信。”李晓对老公说。

李晓的母亲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做事十分利落,很多事情比李晓想得还周到,比如给孩子的所有用具都是用后立即消毒,还有定时的音乐播放。看着孩子在母亲的照顾下吃得饱睡得好,李晓对自己的决定十分满意。想到朋友们的那些吐槽,李晓觉得让父母带娃也没那么糟。

李晓老公是个独子,父母听说李晓父母过来带孩子,老两口也忍不住要过来。李晓跟老公商量觉得四个老人一起正好可以相互作伴,自己母亲也可以轻松一下,就答应了。接老公父母到家的时候,孩子在李晓母亲的怀里正哭闹,孩子奶奶看见,一把就把孩子抱到自己怀里左右摇晃地安抚,孩子也慢慢地停止了哭声。当孩子奶奶很得意地把孩子交回给李晓母亲时,李晓看到了母亲眼里流露出的震惊和不满。

但这只是开始。在初期的隐忍之后,李晓妈妈开始私下向李晓诉苦:我给孩子奶瓶消毒,他奶奶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直接用未消毒的奶瓶就给孩子喂奶了;他爷爷总叫孩子“狗娃”,虽然孩子听不懂,但肯定不好的;我每次给孩子放音乐,前脚刚放,后脚他奶奶就关了……虽然对孩子爷爷奶奶的表现很不满,李晓还是不希望两边老人伤了和气,就让老公提醒一下他的父母。“重在沟通嘛。”李晓对老公说。

但是冲突很快升级。起因是孩子哭闹不停时,孩子奶奶认定是肚子痛,不顾李晓妈妈反对,口嚼了艾草的叶子,将汁液喂入孩子口中。虽然孩子止住了哭声,但深感恶心的李晓妈妈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准孩子奶奶再碰孩子。

回家看着两个哭红了眼睛的老人,李晓突然想起了朋友的劝诫。和老公再三权衡之后,李晓决定以后两家老人分开带孩子,一家3个月。“两边老人都爱孩子,但是观念差异太大,很难调和。”李晓无奈地说。

针对老人带娃,在台湾从事婚姻咨询工作的黄越绥曾提出,“不同家庭背景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夫妻之间的磨合已经不容易了,再加上孩子的教养问题,情况更为复杂困难。”也正是这种背景差异,使李晓寄望的双方父母可以一起育儿最终落空。

“主导权”之争

“我绝不相信她能学出来,我们走着看!”张勤勤的母亲将手里的饭碗扔了出去,张勤勤则一声不吭,带着女儿迅速离开了餐桌。晚餐不欢而散。

为了女儿的教育,这已经是张勤勤和母亲第N次发生争执了。这次争执的缘由是孩子想学钢琴,张勤勤想给孩子报钢琴班,但母亲不支持,觉得报钢琴班是花冤枉钱。“学钢琴是要有天分的,你女儿有没有这个天分你自己清楚,与其花那个钱,还不如给她报个数学班。”

张勤勤的母亲退休前是一所中学的后勤工作人员。在与众多老师的交往以及自己带娃的过程中,自认对孩子的教育颇有心得。在学校的时候,张勤勤母亲对当时的学霸练成过程稔熟于心,并照此给外孙女规划好了成长之路:心无旁骛,专注学习,关键掌握好课本知识,其他的一概要免掉。“分分分,命根根”,成为女儿上小学后张勤勤母亲念叨最多的话。

但对母亲的教育理念,张勤勤并不赞同。“分数固然重要,但素质教育同样不可缺,一个只会考试却没有任何兴趣爱好的人,即使成了学霸,人生也会很无趣。”张勤勤之所以想让女儿学习钢琴,一是可以培养孩子的音乐素养,二是可以锻炼孩子左右手的协调。至于她有没有天分,以后是否从事相关职业并不重要。

是否鼓励女儿进行更多的课外阅读是张勤勤和母亲的另一大争执点。在张勤勤看来,课外阅读极为重要,但母亲却觉得“浪费时间,耽搁学习”。女儿因为学习成绩一般,母亲就更反对了:“学校的都没有学好,不晓得课外书读了有什么用。”几次激烈争吵之后,张勤勤发现母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为女儿课外阅读的事情跟她唠叨了,还以为母亲回心转意了。但有一次张勤勤询问女儿最近都读了哪些书,女儿的回答让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我什么都没有读。我回家一看课外书外婆就说我,不让我看。妈妈,外婆说得很对呀,我现在重要的是把成绩提起来,哪还有时间去看课外书呢。”

张勤勤突然发现,由于自己每天早出晚归,女儿的教育主动权已经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母亲手里,母亲对孩子的影响已经超过了自己。发现问题的严重之后,张勤勤决定夺回孩子的教育主导权。她调整了工作时间,坚持每天回家陪孩子学习。随着对孩子教育介入越来越深,张勤勤跟母亲的关系也越来越对立,甚至出现了失控。

她开始不断跟朋友诉苦,朋友提议她跟母亲分开住一段时间,但张勤勤很难下这个决心:毕竟孩子一出生母亲就过来帮忙带,为孩子也付出了很多心血,现在年纪大了,因为教育观念不同就说分开住,对母亲会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张勤勤的顾虑在黄越绥那里也得到了认同,黄越绥指出,“如果完全无法接受祖父母照顾孙子女的方式,那一开始就不要请父母代为照顾。”

“但是在没有真正相处之前,谁会想到双方的理念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呢?”张勤勤说。

难解之结

“我知道沟通很重要,但很多时候,我发现跟他们(父母)根本无法沟通。”刘磊说。

刘磊大学毕业后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虽然十分努力,但发展并不如预期。本来计划孩子出生后,妻子专职在家带孩子,但巨大的经济压力还是让他们做出了妥协。孩子上幼儿园之后,妻子决定重回职场。虽然预料到让父母带孩子会产生冲突,但夫妻俩还是做出了决定,让不到60岁的爷爷奶奶过来帮忙带孩子。

但冲突的频繁和剧烈还是让刘磊措手不及。刘磊父母来自农村,刘磊还有一个弟弟,兄弟俩都是大学毕业,这让刘磊的父母很是骄傲。和其他许多爷爷奶奶对孙辈的溺爱不一样,刘磊父母对孙子要求非常严格,只要孩子做得让他们不满意就会受到惩罚,比如孩子在家里的墙上涂鸦,一定会被老人打手板心,孩子开心时如果发出狂笑,也会被严厉呵斥。慢慢地,家里那个活泼快乐的“开心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唯唯诺诺、凡事看爷爷奶奶脸色的“乖乖娃”。

妻子由初期的隐忍变得愤怒,并警告他,如果他父母不做出改变就请他们回去。孩子,她自己带。孩子的变化,刘磊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试图跟父母沟通,但一言不合父母就摆出长辈的架势:“说我们不会教育,那你跟你弟弟都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我们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并进一步告诉他:“我们是你的父母,不要说孙子,我们管你都是天经地义。”

当初决定让父母来帮忙带孩子,刘磊本意是解除后顾之忧,让自己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但现在的结果却是家庭工作样样不省心。这边,是十分顽固的父母,那边是妻子丢给他的“要孩子还是要父母”的选择题。刘磊试图解题,但发现几乎所有的方法都指向双方的“沟通”和“妥协”。

“但这两个方法根本就行不通。”刘磊说。“一是沟通,只有双方是平等的主体,沟通和妥协才是积极有效的,但是我父母坚信‘父母命不可违’。无论哪种方式,只要我们提出不同意见,他们就认为我们是反对他们,是忤逆,是不孝。二是妥协,我们也想过,但是孩子怎么办,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我都不敢想象他的将来。”

刘磊说,如果可以从头开始,他就是再辛苦再艰难也不会让父母来带孩子。

文中:他试图跟父母沟通,但一言不合,父母就摆出长辈的架势,振振有词地说:“说我们不会教育,那你跟你弟弟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我们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



编辑:何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