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升河,我的河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7/12/13 16:24:42 ) 来源:《新城乡》杂志
 


保升乡把治河工作从乡一级延伸到村一级,再由村两委延伸到普通村民,让他们直接参与到治河中,这样有助于村民环保意识逐步提高、形成保升河治理的上下联动

本刊记者 聂姚 文/图

11月16日下午,遂宁市船山区保升河的源头藏粮子水库边上,张欣然熟练地甩开了杆,摆弄了几下后坐下来。自从保升河得到治理后,来这里钓鱼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保升河环抱着保升乡,流经乡里7个村1个社区,是当地村民的母亲河。

河流保卫战

“以前村民都不愿意往河边站,河里不是养鸭的就是养鱼的,味道大得很!”聂华是遂宁市船山区保升乡党委书记,也是保升河的第一总河长,虽然她是一位女河长,但干起事来雷厉风行。

今年年初,我省河长制工作全面推动。6月,保升乡乡政府与乡、村级河长签订目标责任书,确定对河流的乡、村、社三级共管机制,并出台《船山区保升乡全面落实“河长制”实施方案》,明确了河长职责。

同时,保升乡还成立了“保升乡全面落实河长制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工作组),由聂华担任第一总河长,乡长吴昊担任总河长,8位乡镇分管领导及水利、农业负责人担任乡镇级“河长”,16名村书记、主任担任村级双河长,8名村文书担任河道监督员,84位群众代表及社长为河道维护员。

工作组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保升河河道现状和主要污染源进行摸底调查。聂华带领工作组成员,从保升河源头藏粮子水库开始一段段向下游排查,确定了污染源主要来自生活用水直排、畜禽类粪污、场镇垃圾、农业用药等方面。

在此期间,聂华对保升河沿岸的所有村子进行排查,保升河沿岸共有大大小小的畜禽养殖场47家。令她十分痛心的是,有些养殖场就建在河边,养殖废水直排河里,还有些直接在藏粮子水库里肥水养鱼,对水质的破坏极大,恢复起来难度极高。此外,一些河段的河道长满杂草、堆满垃圾,已经辨不出原貌。

聂华认为停止继续污染是保升河治理的第一步。但这些养殖户大都养殖时间较长,有的已有十余年。如何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放弃养殖“根据地”?

“虽然保升河水质治理事态紧急,但是不能‘一撤了事’,那种做法太粗暴,容易激发矛盾。”聂华说。她决定首先在保升乡内划定适养、限养和禁养区,并根据离河流距离的远近来划分区域,近的为禁养区,其他的分为适养区和限养区,后两个区域允许进行畜禽养殖,但必须规范养殖,比如污水排放设施要达标,圈舍存栏不能超标等等。

然后,聂华邀请了农牧方面的专家到现场对适养和限养区的圈舍进行实地勘察,逐一对存在问题的养殖场提出限期整改方案。她要求,养殖场整改达标后才能继续经营。

从今年7月到9月,保升乡共整改了大部分适养区和限养区的养殖场,整治后的养殖场圈舍整洁,排污达标。

对于禁养区的养殖场,聂华却坚持“一刀切”:“这个是原则性问题,没得商量。”

河长难当

聂华认为,河道治理仅仅靠政府的权威推动难以持续,必须让村民真正理解并自觉加入。因此,在推动养殖场拆迁前,她就先对禁养区的养殖户进行了大量思想教育。

但要在短时间内改变村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传统思想并非易事。

不理解,不支持,是保凤村向红和他的哥哥对拆迁的第一反应。作为保升乡的养殖大户,向红和哥哥在藏粮子水库旁开设养鸭场已有十数年光景,目前,养鸭场月出栏量达两万只,月平均利润十万余元,而一旦拆迁,每月的利润就打了水漂。

聂华知道,向红曾经担任过村干部,又是当地养殖大户,说动了向红,无疑就是给全乡其他养殖户起了带头作用。

为此,聂华和工作组对向红进行了多次思想工作,并向他抛出了几个问题:现在还敢下河洗澡吗?其他村民没有意见吗?党员的先锋带头作用如何体现?

受到触动的向红决定回去给哥哥做工作,终于在今年7月鸭子利润最高的时候,哥哥同意了关闭养殖场。在他们的带头下,陆续有养殖户主动关闭了养殖场。不过也有“钉子户”,一些养殖户会在工作组去做工作的路上放狗咬他们,“这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得还不够。”聂华说。

后来,聂华带领工作组通过对这家“钉子户”采取“隔门喊话”“亲邻传话”“蹲守找话”等几个步骤,终于把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给“啃”了下来。

找准症结所在,并停止这些污染源头对河道的继续破坏,聂华走稳了保升河整治的第一步。

对于这些被关门的养殖户,乡上上报区政府对每家进行测评后给予了一定的“以奖代补”,除此之外,还帮他们联系新的养殖地方,如果不愿继续养殖的就帮他们找工作。

而在养殖场关闭之后,向红从环保中嗅到了新机遇,成立了一家垃圾清运公司,负责清运河道、村民生活垃圾,实现了从环境污染者向乡村环境治理参与者的转变。

标本兼治

“清障”工作后,在聂华的率领下,工作组全体人员开始对保升河进行河道清淤、河水治理、河岸美化工作。

聂华和工作组选择对保升河实施分段治理的办法,即在河道旁开辟一块“小湿地”,把污染的河水引流到种植有净水功能植物的“小湿地”里,待河水净化好以后再引流回原来的河道里。

之所以选择这种效果缓慢的生态净化方式,一是因为化学制剂的使用可能会对本已脆弱的保升河水域造成次生污染;二是河道治理需要投入大笔的资金,分段治理有助于缓解资金压力。

现在,保升河水质已有了较大转变,两岸树木阴翳,河道干净整洁,几乎看不见垃圾,聂华工作之余也会来河边散步。

对聂华和她的团队而言,维护和治理同等重要。保升河的日常维护工作由每村的河道护理员负责。并由村文书担任河道监督员,负责监督河道维护员工作情况,逐级确保河道环境维护落到实处。

聂华同样明白,全乡人民由下至上响应和支持才是保证河道长治久安的基础。因此,除了每周不定时地对保升河进行巡查,动态了解哪些河段容易出现反复、哪些河段还需要加强治理,聂华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调动广大村民的积极性,从而构建起乡、村,再到普通村民共同参与的河道治理新格局。

如今,没有了养殖场和鱼塘的藏粮子水库虽然还没有达到清澈见底,但水面已经恢复了平静。聂华站在保升河边一家兔子养殖场拆迁后的瓦砾之中,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里曾是一个养鸡场,不远处还有一个曾经的养猪场。正是因为保升乡河长们壮士断腕的决心推进养殖场拆迁工作,才有了保升河今天的安宁祥和。

聂华说,下一步,保升乡正在申报一个河道治理项目,到时候保升河的水将会比现在更清澈,来此钓鱼的人也会更多。(文中张欣然为化名)



编辑:何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