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级”的大熊猫和升级的保护区

http://www.scdaily.cn/ 四川日报网 ( 2017/12/13 16:25:22 ) 来源:《新城乡》杂志
 


保护并没有因为降级而止步,相反,力度在不断加大,最直接的就是呼之欲出的大熊猫国家公园

本刊记者 何文

2016年9月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美国夏威夷宣布将大熊猫的受威胁程度从“濒危”变为“易危”。这一变化被形象化为大熊猫“降级”。

一方面,很少有物种能够从濒危名单上被划掉,大熊猫“降级”正好证明了中国政府保护大熊猫取得的巨大成效,但另一方面,大熊猫所受的威胁以及濒危状况仍然不可忽视。国家林业局表示,如果降低其保护等级,保护工作出现怠慢和松懈,大熊猫种群和栖息地都将遭到不可逆的损失和破坏,已取得的保护成就会很快丧失,部分局域小种群可能灭绝。

在这样的理念下,“降级”的大熊猫正迎来属于他们的“升级”版生态栖息地。11月24日,由国家林业局国家公园筹备工作领导小组组织召开的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四方会商”会议在成都召开。按照计划,2020年前,我国将根据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结合试点进展情况,研究正式设立大熊猫国家公园。

被诟病的圈养

右“手”抱住竹子,左“手”掰下一节在嘴里一划,动作像人们啃甘蔗。早上9点多,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幼年园里,大熊猫们娴熟地开始了新一天的早餐。虽然已是11月底,这里仍然一遍葱绿,充满生机。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是目前国内圈养大熊猫数量最多的两个单位之一,另一个是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也就是卧龙自然保护区,隶属于国家林业局。据中国大熊猫繁育技术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6日,今年各机构共繁育大熊猫63仔,成活58仔,其中有5只是旅居国外的大熊猫后代。这波“婴儿潮”使得圈养大熊猫的种群规模达到了520只。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卧龙保护区就开始了大熊猫圈养,但直到2000年之后,在中美科研合作下,困扰卧龙多年的育幼难问题才得以解决。

繁殖能力是另一大问题。圈养环境下,大熊猫的繁殖能力大幅下降,不得不依靠人工辅助手段才能繁殖后代。年过8旬的胡锦矗被称为“熊猫之父”,是国内资格最深的熊猫研究专家,也是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第一任主任,据他介绍,北京动物园过去是做大熊猫繁育最好的单位,但北京动物园现在剩下的熊猫已经不能自行繁育了,必须运到四川来换种交配。近亲通婚也是问题。2016年12月28日,一只叫“盼盼”的31岁高龄熊猫去世,现在圈养大熊猫中,有四分之一、超过130只熊猫都是它的后代,这使得近亲通婚难以避免。

所以,在“婴儿潮”的表面繁华之下,另一种担心浮出水面,即圈养熊猫如果继续这么发展下去,将会导致种群质量的衰退。所以,对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而言,把所有圈养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壮大野生种群才是终极目标。

但放归并不容易。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春良指出,大熊猫受自身繁育能力低、食性单一和栖息地破碎等因素影响,其放归自然的难度远远高于其他野生动物。数据显示,尽管国家林业局组织科研人员经过了长期研究,但从2006年至今,陆续只有7只人工繁育的大熊猫成功放归野外。

今年11月23日上午11点10分,在四川雅安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随着两扇笼门的先后开启,大熊猫“映雪”和“八喜”撒腿奔向山林,在送行者关爱的目光中绝尘而去。这是全球第二次同时放归两只野化大熊猫,也是继去年首次同时放归2只大熊猫后的再次尝试。

为了加快放归步伐,2020年前,四川将在岷山山系南部的都江堰市及凉山山系的雷波县,各建立一个大熊猫野化放归基地,让更多大熊猫早日回归自然。

进阶的筑家行动

还在上世纪90年代,许多有识之士就开始为大熊猫的生存争取一席之地。胡锦矗介绍,“上世纪90年代提出退耕还林、保护原始森林,过去那些采伐的栖息地也恢复起来了。以前栖息地只有1万多平方公里,现在已经扩大到了2.5万平方公里,恢复得也很快。”

截至2002年,我国一共建立了33个自然保护区,其中陕西5个、四川27个、甘肃1个。保护区建设后,大熊猫数量得以增加。根据2011年-2013年国家林业局主持的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全国野生大熊猫种群数量达到了1864只,而前三次的结果分别是1050-1150只、1114只、1596只。

正是这次调查,成为了2016年9月IUCN给大熊猫降级的直接依据。

但保护并没有因为降级而止步,相反,力度却在不断加大,最直接的就是呼之欲出的大熊猫国家公园。

2016年12月5日,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30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方案确定四川、陕西、甘肃三省设立大熊猫国家公园。2020年前,国家将于结合试点进展情况,研究正式设立大熊猫国家公园。国家公园的建设,将使大熊猫栖息地迅速提档升级。

根据《方案》,大熊猫国家公园划分为岷山片区、邛崃山——大相岭片区、秦岭片区(陕西)和白水江片区(甘肃)。其中涉及我省的岷山片区和邛崃山——大相岭片区,大约占四川省面积近5%,涉及成都、德阳、绵阳、广元、眉山、雅安、阿坝7个市(州)、19个县,面积20177平方公里,占到大熊猫国家公园总面积的74%。公园建成后,大熊猫生活版图将得到空前扩大。

在扩大版图的同时,还将着力消除大熊猫栖息地“碎片化”现象。今年9月,中国学者领衔的团队在英国《自然》发表报告说,目前,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2013年被隔离的大熊猫栖息地单元数是1976年的3倍,意味着大熊猫种群间的交流阻碍大幅增加,目前野外大熊猫被隔离为30多个种群,其中18个种群的个体数低于10只。

根据建立国家公园的构想,将通过建设空中廊道、地下隧道等方式,加强大熊猫栖息地连通廊道建设,为大熊猫及其他动物留出通行通道。根据四川省林业厅发布《四川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建设“十三五”规划》,将锁定46个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并建设、修复土地岭、泥巴山、黄土梁、拖乌山4个基因交流走廊通道,预计总面积300万亩。

对大熊猫保护区提档升级,受益的将是当地所有的珍稀动植物。比如,作为1992年国家计委批准立项的《中国保护大熊猫及栖息地工程》拟建的14个保护区之一,四川黑水河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就为区域内的10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和47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提供了庇荫所。



编辑:何勇 [关闭窗口]